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与妻子三部曲
与妻子三部曲
我与妻子的相识,是源于学生时代朋友的介绍。那一年,我刚告别了二十,
踏入了而立之年。
  「我有个交往了半年的恋人,今天有公演,你陪我去欣赏,票我负责……」
  他在电话里对我说。
  我完全没有欣赏舞蹈和戏剧的爱好,正打算找个借口拒绝……
  「我的恋人也想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不过要在演出后才能看照片……」
  漂亮的饵,180度的改变了我的决定,或许我自己多少也是对此有着期待
吧。于是,出现了现在两个男人并肩坐着「欣赏」现代舞的困境。
  幸运的是现代舞不是很难懂,至少我这个外行也能从中得到乐趣。继承了以
往的传统舞蹈的优点,融合了包括爵士舞在内的多种舞蹈的风格--这些,是妻
子告诉我的。
  舞台服装颜色非常鲜明。既有华丽的长裙,又有街边不良少女式的服装,同
时还有用无领长袖紧身衣改动后的服装。
  朋友的女友和其他的几个舞女演出了一个滑稽小品,我后来的妻子则伴随着
缓慢的乐曲,与另外四名舞女按顺序,在头上的ceiling,做着诱惑男人
的演出。
  妻子穿着薄薄的、宽大的女袍式服装,观众从裙子的微缝中,能窥见到女人
的大腿。当然,应该贴身有穿类似无领长袖紧身衣一样的东西,不过,身体的曲
线给人留下了特别鲜明的印象,确实是性感的舞蹈。
  我就像「中了弹的小鸟一样坠入了万丈深渊」,眼中再也看不见其他人。我
疯狂的爱上了她,展开了对她的追求,半年后她与原来的恋人分手,紧接着接受
了我的求婚。
  就这样我们二人结婚了,但是,对妻子来说这真的是幸福吗?生活毕竟不只
是养家糊口那么简单,美满的家庭需要两个人在精神上的共鸣。而我和一般的男
人不同,有着奇怪的『向其他的男人露出爱人』的癖好。
  我开始偷拍,是「妻子的睡姿」;偷拍不设防的妻子,是「沐浴后」。最初
的冲击确实很强烈,不过,习惯了的话自然需要更强的刺激。
  总之,不是妻子害羞的身姿,也不是沐浴后,而是她大大地分开双腿,一边
被我玩弄着阴蒂,一边挺动着腰--这成为了我的下个目标。
  新婚伊始,我们在明亮的白炽灯下做爱,不过,孩子升上幼儿园之后,妻子
要求在微型灯下做。因为我家除了厕所和浴室外都没有上锁,就有了孩子晚上突
然闯到卧室的担心。
  象前面所说的,妻子和孩子睡在榻榻米,我在另外的房间,床脚下放置有脊
背高的书架,书架上有几个纸箱,盛放着有文件夹、信和一些未整理的资料。
  我决定把摄影机设置在那里,深夜以自己为模型开始了试拍,为了不被妻子
发现,我也试过在昏暗的光线下拍摄,--结果大失所望,因为光线不足,画面
质量变得很糟糕,不过,也没有办法。
  我把本来的白色微型灯,换成了更大瓦数、可自动调节亮度的。与妻子几次
做爱,意想不到的是随着亮度的改变,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注意过的地方。不过,
这是意外之喜了。
  我跟妻子的性生活,本来就不能算多。孩子出生后,更是降为了一月一次,
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机呢?
           ************
  据说女人生理前都会发情,那时应该会容易些。我算好了妻子的月经周期,
晚饭后借机挨近在厨房洗碗的妻子,试探着小声发出邀请。这时是5月,正是不
热不冷天气。
  「今夜,不做?」
  「啊,我明天早上也要早起。」
  「从上次到现在都快1个月了,喂,好吗……」我不死心的纠缠着她,厚着
脸皮低声下气的请求着,终于听到了天籁。
  在妻子洗澡时,我在书架上面设定了录像机,在录像机外层用文件夹做着伪
装,从各个角度检查了多次。由于兴奋,我几乎能听到我的心跳声。
  如果你有过等待的经历,你就会发现等待实在是第一折磨人的事。那时的我
尤其心焦,总觉得时间过得格外的慢:一方面是计划展开的兴奋,另一方面是计
划被拆穿的担心,患得患失的心情让我几乎连手都不知该往何处放……
  终于听到了脱衣所里的断断续续的哼唱,她终于要来了!我按下遥控,侧耳
倾听,确认机器开始了工作,然后快速的把遥控藏在了被褥下,假装镇定地坐在
床上,。
  拉开开关,点上微型灯,仰视录像机,不过……我越来越紧张,对自己喃喃
的说:「不要紧的,不要紧的……」
  门开了,露出了妻子的脸。我从床上蹦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妻子,想到自
己即将进行的事,心情十分兴奋。
               (2)中
  在房间的入口处我紧紧的拥抱了妻子,轻轻地亲吻着她的脸。她的眼镜已经
取下,妆也卸了,湿润的头发上散发着护发素的清香。
  我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摄影机在我们脚下大约2。20m的高度,较为隐
蔽,不过,也不能肯定的说妻子一定不会注意到那里。
  「给我按摩。」
  妻子转身俯卧在床上,用命令的语气说着,用浴袍包裹着全身。
  「好的。」
  虽然这样回答,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没有结婚的时候,为了引诱慵懒的妻子做爱,给她做了几次足部按摩。没想
到以后这竟成为了习惯、规矩,一直至今。
  偶尔一用的调情手段变成了既定的程序,就失去了它的魅力,我从中能够得
到的快感日益减少,也越来越厌烦……可如果现在拒绝妻子,恐怕妻子也会拒绝
我,--这是我无法承受的。
  大拇指有力地揉捏着左足的脚弓。
  「拿下它,可以吗?」
  右手的手指若即若离地隔着薄薄的浴巾在右面的大腿上滑动。
  「可以。」
  作为男人的我很想改变这种弱势的地位,不过,现在还没有办法。
  右手轻轻的解开浴袍,俯卧的妻子抬起腰配合着我把它从妻子的身下拿开。
  一条浅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屁股,我让妻子打开双腿成30度。
  左手一直在持续对脚穴位的按摩,右手向上反转勾住了小小的内裤,故意向
上提起,让它更加深入妻子媚肉的接缝,我恶作剧式轻轻左右震荡,给她一点小
小的刺激。
  妻子把脸埋在了床上,瘫软着四肢,双臂无力的打开。我用鼻子挨近胯股之
间,轻轻一嗅,就明白现在还不是进攻阴部的时候。考虑到拍摄的需要,我比平
时提前脱掉了短裤。
  轻轻地拍了拍妻子那半裸的、足足超过90cm的大屁股,让她合起双腿,
我用一只手同时揉动着两面脚掌,美足的震动引起一波波的荡漾,腿、臀、背、
肩……都开始了摇曳,真是美不胜收啊。我爱怜的俯下身,让舌尖代替我的双手
在上面来回。
  放开了脚,双手移到了交叉点,小心的将臀肉向两边打开,深色的肛门,象
没有触器的海葵瞬间变得紧紧地、硬硬的。这个动作真的很惹人怜爱。
  如此的美丽,怎么可以只欣赏一次?我把妻子的身体横着向左移动,正对着
录像机的方向,现在,我的助手啊,你一定要好好的记录下这赤裸的美丽吧。
  背部上有一条美丽的直线,微微的凹入。我的舌一路在那上面起伏,向下,
向下……终于来到了第一个挑花源,从外到内,精心的呵护,最后,落在了美丽
的菊花,我突然用力吮吸。这突然的吸力,让妻子的腰一瞬间起了哆嗦。不过,
她没有说话。
  舌上的唾液已经充分湿润了肛门,我敏感的觉察到妻子已不如初始的紧张,
舌尖突然用力的向里挤压,深入、深入……菊花象很吃惊一样地迅速蜷缩。因为
洗过澡的关系,那里没有任何的不清洁,反而显得小小的可爱。
  左手从妻子腋下伸到胸前,抚摩着乳房周围的肌肤。右手的指尖从上到下、
从外到里摸索到阴蒂附近的繁茂的阴毛处。没有充分的点燃性欲,我决不触及核
心部分。
  妻子以前说过:没有充分濡湿的交接只会带来痛苦。我一直牢记她这句话,
毕竟,她好,我才好。我一边细心的观察、等待着,一边加快了我的爱抚。
  妻子慢慢的开始扭动屁股,最初很轻微,逐渐变得起伏一样地激烈,阴蒂也
主动的追求着我的手指。这个淫荡的动作,说明妻子业已有些情动。
  「e,坏……」
  妻子的声音因压抑而显得嘶哑,她早已无法保持先前的卧姿,上身依旧趴在
床上,双足却开始用力的蹬住床单,将屁股裸露着、高高地向上推出。
  我抬头再次确认录像机透镜的角度。发觉大大张开腿、扭动着屁股的妻子,
现在的姿势非常有利于拍摄,--多么美妙的夜晚!我试着用手拨开阴唇,粉红
褶的里头已经充分濡湿。
  舌尖从肛门移动到会阴,取道阴唇的中间,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a……」
  我的双唇似乎不可思议的,在妻子的身体上也打开了一张嘴,那里努力的开
放着,似是为了在录像机中留下自己来过的证据。外侧是淫靡的茶色,不过,内
壁却是那样鲜明的粉红,即使在微型灯下。
  舌头在前后两个耻穴中交替。
  颤抖的妻子再也无法保持这种姿势,我让妻子仰天向上,双腿成M字型,像
翻倒的青蛙一样打开。一想到这种姿势被拍摄在录像中,我的阴茎已经充血的有
些发痛。
  借妻子的手,我一起脱去了西式睡衣的裤子和紧贴身的瘦腿裤。我一边用中
指腹一点一点刺激蜜穴,一边把自己的坚硬向妻子的脸挨近。有所察觉的妻子,
扭头看了一下我的阴茎……
  情欲高涨的她,自己主动开始了口交。我仔细地凝视着妻子,却只能看见她
小巧的耳,--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那张白天时一本正经,而现在在我的
坚挺下婉转的脸。
  仿佛是向书架最上层的隐藏录像机炫耀一样,我很大地打开妻子的胯,借助
一杯粘性强的液体(虽然不太有必要),试着把右手手指塞进了朝向天花板的雌
孔中。
  搅拌的手指增加到2个,大拇指腹同时拨弄着阴蒂。妻子缓慢地上下摇头,
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声音,自己用左手推开了胸罩,揉、挤、压……胸前的奶头突
然竖立。
  有时,我弯曲身体取吸吮奶头,她的喘息声就更加的高涨。坦白说,由于担
心在别室睡觉的孩子,我们都要想尽办法的抑制,--想要高呼的内心和不能忍
耐的现实,实在是为人父母的可怜啊。
  我提高了自己的大腿,这样做的话录像机应该能更好地拍摄到妻子的脸。妻
子又一次开始了对我的坚挺的慰问,阴茎被含入了满是唾液的口中,仿佛春天的
太阳照射一样的温暖、愉快。
  我的手指对妻子下面的嘴唇浅浅、深深地揉、捏、转、插,妻子的腰随着我
的手指开始起伏。每次手指的抽出,都会翻开阴唇的外侧,露出了里头下流的孔
--为了拍摄的需要,我频繁的如此。
  妻子一口吐出我的阴茎,解除了身上剩余的羁绊,然后,向上仰卧,双腿成
M字开脚,一切如先前。
  我也脱取了上面的睡衣,成为了赤裸,有过几次的冲动要直接和妻子交合,
不过,好歹为山已九仞,又怎能功亏一篑?也许因为我的技巧还未纯熟,她从没
有像色情小说描写的那样接连高潮。因为过去的教训,前戏不够而致使性交不太
圆满,这次我决定一定要善始善终。
  又过了近十分钟,我抽出了阴茎,呼吸粗重:「可以射到里面吗?」
  「不行,一定要戴上安全套。」
  彼此都很兴奋,不过,我们确实也没再来一个孩子的精神准备。我从床下的
隐蔽处取出保险套戴上。
  与此同时,妻子还在大大的打开双腿,自己迫不及待的先用手指持续的刺激
着敏感处。我的妻子,我的女人,正以女人最害羞的姿势,渴望着自己的手指,
等待着我的就绪。
  一切就绪的我,却不再着急,故作悠闲的躺在了妻子的身边,一边玩弄着妻
子的阴部,一边深吻着妻子的嘴唇。舌头在互相纠缠,妻子的右手也碰了碰我的
胯股之间,不过,好象有着某种犹豫。我把她的手引导到我的阴茎上,她很快的
开始向前撸动着。
  妻子仿佛是难过般的喘息。
  「就要放入了……」
  我在妻子的耳边低声说着,翻身到了她的上方,妻子颤巍巍的承受了我,柔
软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将我的坚挺对准了她的蜜穴,我用双手固定着妻子的脸,
腰猛地用力。
  「啊!」
  妻子没有抑制住的一声娇呼,但马上警觉似的切断了声音,随之而来的是粗
重的喘息。我会心的微笑,这就够了!我一边在妻子的双腿间辛勤的耕耘,一边
近距离的看着妻子那弯弯的眉梢和那微微的皱起。
  「iku,iku,ikuu……」
  在妻子发出高潮的声音吸引中,我将那个瞬间的她刻在了心里,永远不会忘
记。再一次强行夺取了甜蜜的嘴唇,阴茎更激烈地在蜜穴中冲撞。吮吸着妻子口
中的甜蜜,我把积存了很久的欲望一口气的发射到妻子体内。
               (3)后
  竭尽积存的精液,停止腰的运动,时间仿佛在此凝固,我动也不动的趴在妻
子的身上,享受妻子的肉褶对我阴茎的束缚,深情的看着一脸满足表情的妻子,
看着她起伏的胸,看着她微闭的眸,看着她脸色的潮红。
  「喂,来……」
  妻子在我的胳膊间低声私语,慢慢地抚摸着阴茎,我靠在妻子的身边,妻子
主动把阴蒂压上我右手的中指,轻轻的刺激着。
  「向下……a,那里,好……啊……」
  简直是在用我的手指手淫,对我们夫妇来说这是游戏的规定1环。妻子说对
那里的刺激会让她再次体会到阴道里头天崩地裂的快感,她很陶醉这种感觉。
  连续两次高潮后,筋疲力尽的妻子蜷缩着身子,用胳膊当作枕头,面对面的
横卧在我胸前。
  「怎样,觉得?」
  「好,今天的感觉比平时都要好……」
  这么说,偷拍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
  「这次和上次隔了好久,我的精力一直都积存着,如果我们能每晚都……」
  「uwaa,太可怕了。如果那样的话,那里会坏掉的哦。」
  我觉得现在的妻子,语气也和善,话也有情趣。白天可能是孩子在的原因,
完全没有这般的可爱感。在假日里孩子午睡的时候,她的反应总是:「什么,别
做梦了!」
  「明天要早起吗?我去给你放水沐浴吧?」
  被伪装的录像机确实不显眼,不过,许是做贼心虚,我总有点不安心。
  「uun,都怪你,我动一下就痛……」
  这样子被责怪,心情却很愉快,但是我别有打算,不得不催着妻子,赤裸着
把她抱到了浴室中,在浴池中放入了剩下的全部残余开水。
  「你先去冲一下,我的口齿周围粘糊糊的,在这里洗脸后再进去,如果你进
了澡盆就告诉我一声。」我表示要用洗脸台,让妻子先进入了浴室。
  打开水龙头,让自来水哗哗的流出以掩人耳目,我三步并两步地返回了自己
的房间,从书架转移了录像机,然后,轻手轻脚的再次来到盥洗室,用水咯哧咯
哧的洗着脸,这时候妻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说实话,如果和妻子梅开二度的话,应该也有机会。我用水一边淋浴,一边
若有所思的看着妻子的肉体。
  这个身体,到底拍摄的怎样呢?一想到这个,我的阴茎迅速的鼓起,我提前
来到脱衣所:「那么,我先去睡了。」「好哟,谢谢。」和妻子打了招呼后,我
返回房间穿上西式睡衣,关上了电灯。
  妻子从脱衣所出来后,到厨房中去了一次,前后不过30分钟。我对录像机
的一系列动作变成了徒劳,不过小心谨慎总是没错的。又过了10分钟后,我试
探着来到生活。
  日本式房间的拉门被关上,妻子好象与孩子一起睡了。孩子的睡觉很浅,房
间如果明亮,很快就会醒,所以,每天晚上妻子都把原来取下的隔扇原样恢复。
  我打开冰箱,喝了杯牛奶。
  返回自己的房间的我,考虑到妻子或许在半夜心血来潮,于是把房间的光线
调得暗暗的,这才从箱子取出录像机,确认着今天的成果,因为时间不允许,只
有先浏览一下了。
  我一路的快进,在恰当的地方暂停然后回放,幸运的是拍摄过程中没有出现
意外。也许因为仓促设定,zoom设定不恰当,焦点也有待商榷,可是,行为
本身是被清楚的拍摄了。
  刚才的牛奶好像是白喝了,口中已经变得干巴巴的。到剥下妻子的内裤的附
近,卷带返还:妻子在四肢无力的俯卧着,我的手指推开了她屁股的裂口,向录
像机展示着妻子的肛门。
  录像机的用的液晶监视器,细微的部分不太清晰。但是,高高地抬起屁股淫
乱地扭动、调头前后吞吐阴茎……都清楚的映现着。我眨也不眨的盯住了画面。
  妻子的喘息声音也好好地录了下来,只是,一直伴随着空调的声音,形成很
大的噪音,--事先我考虑到过分安静,妻子就会听见带子转动,也是没有办法
的事情。
  我注意到现在已经过了凌晨3点,如果再继续下去,会影响到明天的工作。
  我一边看着小液晶画面上妻子的媚态,一边捋动着阴茎,直到双方的高潮。
  抽出带子,把它放到床下一个抽屉中锁住,恢复录像机的设置到普通状态,
放置在书架上。这时东方已经发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