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暴力虐待  »  office的凌虐

office的凌虐

「呜???你到底要怎样才可以放过我???」电话里心怡无助的哭泣着。
「妳別说这么难听嘛,小荡妇,我也只是想让別人分享欣赏看看,堂堂一个教授的老婆,和大公司的企划管理人,那个肥美多汁的小嫩穴有多漂亮而已啊,是你自己不要的….」
阿龙坐在车哩,看着对街的办公大楼,星期五的下班时间好像大家下班都特別准时,一些上班族三五成群的从办公大楼门口鱼贯的走出来,而大楼内的电灯一间间的关掉,而阿龙凝视着五楼边间的办公室,那是他以前女友的办公室,灯还亮着。
「你不要再说了…..呜…….」
「好啦,废话少说,东西收到了吧,有按照我的吩咐换上去了吗?」
「………」只传来低声的饮泣。
「幹!贱人!我现在要上去了,如果妳沒换上我送你的衣服,发生什么后果妳自行负责喔!」
「不要…..不要上来,还有人……..」
阿龙关掉电话,拿着包包,进了这家公司,直接向心怡的办公室走去。
场景一:办公室的凌虐
「先生,对不起,现在是下班时间,请问您找谁?」一个年轻貌美身材绞好的职员,穿着整齐的套装,有礼貌的阻挡他。
阿龙看了一下她高耸胸部上挂着的名牌。
「妳叫陈佳雯喔,啧啧啧,原来是妳喔,还蛮漂亮的嘛,是我啦!我跟你主任约好了,要不要一起来……」伸出手来要拉住佳雯。
佳雯突然脸色惨白,向后退去。
心怡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
「阿龙,幹什么!佳雯,妳先回去!」心怡铁了一张脸。
「可是主任,他…….」
「妳不要管,沒妳的事….」
心怡吩咐佳雯,要佳雯先下班,然后两个人进到办公室。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你说吧,要多少钱,只要我办的到的…….」
拍!阿龙狠狠的给心怡一巴掌,把心怡整个人打到办公室的地毯上,
「贱货!臭婊子!妳嚣张什么!」
「我…..我要报警……」
「再报警之前,妳先等一下…..」阿龙拿起电话,联络了一下后,把电话交给心怡,
「李小姐,我寄了一封mail给妳,妳要先看一下吗,主旨是:教授妻子的淫乱过去,请主任先过目…..」经过变声器低沈的声音。
「你是谁……..」
「妳別管,妳先看看吧…….」
心怡到了办公桌上打开mail,果然一张张以前和阿龙做爱淫秽的照片,还有偷拍她在公司门口进出,家门口跟她先生一起出门的相片。显然是有计划的动作。
「就是怕妳有不乖的举动,我只要一按寄出,妳知道会有多少人同时收到吧,哈哈哈…..」
「你们……你们这群禽兽……..」
「先別急,下一封信妳先回覆,记得要用妳签名的电子签名档喔,我先 等妳」
下一封mail是奴隶同意书
「立书人,李心怡,在老公王大出国期间,为了我淫荡的身体可以得到更大的刺激,同意无条件将身体奉献给我的最爱张阿龙,成为他的性奴隶,将他视为我的主人,我将全心全意取悦他,满足他所有的需求。」
「你们……….」
「还有一分钟……59…..58……57…..」
「好,我寄出去了……..」心怡慌乱的按下寄出,无助的趴在桌上。
阿龙走了过来,检起电话,跟对方谈了几句后,舒舒服服的坐在会客沙发,双脚翘在茶几上,对着心怡命令
「心怡,过来帮我点烟!」
心怡抬起头来,慌乱的心,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可是….
「喂!她不听话,寄出去好了!」
「不要……..我听话…..」
心怡乖乖的过来,颤抖的帮阿龙点上香烟
「为了证明妳会听话,站上去!」阿龙指了指茶几。
「还不快点!」
心怡羞辱的站了上去,从阿龙的角度可以直接看到裙下风光。心怡感觉到这一点,双脚紧紧的夹住。
「那……请妳掀起妳的裙子!」 阿龙的声音,在激情的抑压之下,不由自主的提高了
瞭解了对方的意图之后,心怡不禁全身颤慄不已。心怡咬紧牙根, 然后徐徐的拉起裙摆,露出一双修长丰腴的大腿。就在大腿的根部,快要露出来时,心怡突然踌躇了下来。双手不停的颤抖,一种超乎想像屈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再也无法忍耐了。
「动作快点,我以前又不是沒看过!」
终于心怡闭紧了双眼,两手抓着裙子的两边,用力的掀了起来。露出了紧贴着大腿根部的黑色底裤。
怔怔的看了一会儿,一种达到目的的兴奋,阿龙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开口说道︰
「心怡。」
阿龙的声音,就像唸咒一般,对于自己所掌握的巨大主宰力,不禁有点张皇失措。心怡一边苦战着自己胸中的鼓动,一边抬起视缐。
「害羞是吗?」
「是……是害羞……」
「不想让我看吗?我都插到烂的小穴还怕被我看!」
「这……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再拉上去。」
口气突然变得相当的粗暴,心怡只好咬紧双唇,勉强的将裙子拉到腰际。
只见那边缘磙着蕾丝细带的黑色底裤,是多么的适合这位气质高超的心怡。
「今天是漂亮的黑色高叉底裤啊!」
「真是适合你这付成熟的肉体。」
「……」
「真是迷人啊!」
「……」
「你是不是经常穿这种性感的内裤啊?」
「我……我不知道。」
阿龙兴奋的抽完了第一跟烟
「再点火!心怡。」
突然被唤回现实的心怡,赶紧拉下了短裙,拿起桌上的打火机,为阿龙点烟。 就在这个时候,阿龙的手趁势隙肆无忌惮的摸向那紧裹在短裙之下的丰臀。心怡急忙挺起腰部,向后退了一步。
「不要动!」
阿龙一把拉住心怡的腰桿子,再一次将手伸进短裙之中,享受着意料中的弹性,同时,更将手绕到前方,手掌完全掌握了黑色短裤的下方。
「真是令人怀念的屁股啊!真有弹性。」
心怡站直了身体,表情僵硬的凝视着正面。 而阿龙则一边留意着他的表情,一边继绩狭玩着他的两腿之间。
「如何?心怡,屁股与阴部被玩弄的感觉如何啊?」
「……」
心怡表情僵硬的看着前方,拼命的压抑自己即将脱口的怒骂,依然保持闷不吭声。
「应该很舒服了吧!我现在问的是你的感觉。」
「这……这我不喜欢。」
最后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
「哼,是吗?像你穿这种相称的性感内裤,不是让所有的男性同仁,都会产生拉起你的裙子,抚摸你的身体的淫念吗?」
阿龙绕在前面的手指,挺着黑色底裤的下端中心,徐徐的侵入阴核的附近。
「如果不喜欢想逃的话,你想后果会如何?心怡。」
「……」
「怎么?难道你不想逃吗?」
阿龙的手,开始缓缓的拉下裤袜。 就在盛怒与屈辱的包围之下,心怡的四肢勐烈的颤抖了起来。实在有点想撞倒这位丑陋的男子,夺门而出。
「咦!看来你是不想逃的样子,难道你真的怀念屁股被我摸的感觉吗?心怡。」
「不,不……」
「那……为什么不逃。」
「这……」
「那就是喜欢罗,喜欢的话,你就亲口说出来吧!」
「呜……」
拉下了裤袜之后,阿龙的手马上再移回充满了女性曲缐美的小腹,继续拉下那紧紧贴身的底裤。
「怎么不说呢?」
心怡本能的按住自己底裤的两端。
「不想说是吗?」
「呜,喜……喜欢。」
心怡侧过脸去,无奈的回答,可是心里不禁十分的痛苦,有生以来从未对谁有过如此的卑屈过。
「放掉你的手,心怡。」
「啊!」
心怡只好迟疑的伸回自己的双手,就在此时,阿龙的手,就像再也无法等候一般,瞬间便将底裤拉下了下腹。
「嗯!长得真是旺盛啊!」
阿龙拨弄了一会儿下腹脑人的萋萋芳草,手指便顺势滑进芳草之下的阴唇。
「这就是李主任淫荡的阴唇啊!」
「咕噜……」心怡喉底发出了呻吟,嘴唇则咬的紧紧的。心里厌恶的几近发狂。
「啊……」心怡的身体更为僵硬了。阿龙的手指潜向阴唇,一边摸索着内侧,一边从上端的狭处,探寻娇嫩的真珠。
阿龙的食指与姆指夹着心怡的真珠,轻轻的往上拉。
「呀……我还记得妳这里最敏感吧,现在还是吗?」
心怡全身血液逆流,好不容易才发出声来。
「快点回答我,否则我是不会放手的。」
就在对方的提弄之下,心怡的腰肢突然用力的挺起。
「是………。」
「喔!原来如此,原来摸了它就会抓狂,那这是什么呢?以前怎么沒注意,告诉我,这个是什么?」
阿龙的手指,再往下揉着那个极水的凹洞。
「呜……这……这是尿道口……」
「尿道口是做什么用的啊?」
「这……」
对方的问答实在是太过下流了,使得心怡不禁为之无言。
「回答我。」
阿龙的手指,硬往凹洞里塞。
「咕呜……尿……尿的地方啊!」
心怡再也忍不住,伸手覆住自己的双颊。
「喔!像心怡这种美人也要尿尿是吗?那这个洞又是什么呢?嗯,还是一样的小穴,还有男人在用吗!」
阿龙拉掉心怡覆在双颊上的手,同时将手指探进更下面的洞口。
「啊!。」
喘着气瞠视着前方。
迴响在屋内的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凄惨。
「原来如此,原来你就是用这里来迷惑男人的啊!那么……这样你有甚么感觉呢?」
阿龙深深插入的手指,在微温的阴道中,缓缓的出入。
「呜……」心怡美丽圆润的大腿,不停的微微战慄,拼命的忍受对力的凌辱。
就在此时,她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了,可是阿龙的行为却是愈来愈下流。
「唉啊!怎么还有一个洞呢?」
阿龙的手指粗鲁的潜进屁股的中心。
「这里是?」
「是……是屁股……」
「请说清楚一点。」
「好……好的,是……是肛门。」
就在手指贯穿了该处之时,心怡终于失神的回答。
「那它是做什么?是不是也是给男人的大肉棒插的?」
「不,不是。」
狼狙至极的心怡,摇了摇头。
「那是做什么用呢?」
「……」
「快点回答!」
阿龙将手指用力贯穿肛门。
「咕呜……它……它是大便用的……」
呜咽声从心怡紧紧咬住的嘴唇中流泻而出。
「沒想到像心怡这样的美女,也有这么髒的东西。」
「不……不要再作弄我了!」
就在阿龙拔出了手指的同时,心怡颤慄不已的双脚,终于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当场蹲了下来。
「好,现在我已经了解我奴隶的下体了,当然,不了解全身是不够的。」
「让我们来上第二课!再站上去」
心怡勉强支撑着身体,再站上令她羞辱的茶几上。
「很好,首先,先脱掉你身上的所有衣物。」
「什么?」
「你想反抗吗?快点脱光你的衣服。」阿龙毫不容情的叱责着。
「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我现在就想看,快点!」
既然逃不掉,就只有咬紧牙根忍耐下来了,于是心怡终于用那颤慄不已的双手,解开上衣的钮扣。抬眼望前方,缓缓的退下上衣,拉下短裙。脱掉高跟鞋,同时拔掉裤袜。
虽然以前看过心怡的裸体,可是沒想到几年不见,呈现在自己眼前际肉体,更是丰丽超脱自己的想像。
「现在请你脱掉胸罩。」阿龙的声音已经因为昂奋而亢了。
心怡将视缐移往沙发上的阿龙之后,马上挺起胸膛,心中有了觉悟,反正届时连底裤都留不了,于是战慄着双手,反射性的伸向背后的扣钩。 心怡用手接住罩杯,松掉肩带,然后由上往下徐徐的拿掉胸罩,就在乳房露出的同时,马上再用另一只手紧紧的遮掩住它。垂落在颊边的丰沛长髮,也自然而然的覆盖在汗湿的胸前。
「给我!」
心怡向下将胸罩抛给阿龙。阿龙一把接过来,舒服的靠着沙发,一边闻着心怡胸罩散发出来的体香,一边就像欣赏脱衣舞孃般的看着心怡。
「放下你的手。」
佳奈子全身恶寒的放下胸前的双手,可是两手马上叉护住了V字型底裤的前端。胸前丰满的双乳,焕发着妖异的光泽,乳尖始终傲然朝上,样样散发着熟女的肉体美。
「手…….」
心怡认命的将手放开。
下腹两端繫着细带的黑色底裤,紧紧的缠在腰骨,就像支撑着下腹顶点般的紧裹它。而且紧夹着它的是一双白皙丰腴的大腿。
阿龙看了一眼脚边的那双黑色高跟鞋,那双与这位充满知性美的淑女的玉腿,完全相配的鞋子,抬起心怡优美的小脚,帮她一一穿好鞋子。
阿龙 两手来到高跟鞋的鞋跟时,嘴唇也跟着印在心怡的脚脖子上, 从脚脖子到膝盖之间的小腿,在黑色高跟鞋的支撑之下,紧绷着那恼人的肌肉,阿龙抱着心怡的小腿,开始吱吱有声的舐弄了起来。
一边沿着小腿,摩搓他的嘴唇、脸颊,一边往大腿上移他的嘴唇。大腿充满弹性,不但散发着滑腻的光泽,而且更闪耀着迷人的淫荡美。
「 喔!」两手紧抱着大腿的阿龙,忍不住呻吟了出声,突然将鼻子埋进紧裹着黑色的底裤的双腿之间。努力的隔着内裤嗅着阴部的味道。
就在丝般滑腻的感触,以及甜美的女体香味之下,阿龙脑部的境况,已经全然的崩溃了。奋力拉下心怡的底裤。
「打开你的脚,心怡。」
将底裤从高跟鞋下拔走之后,阿龙的脸便潜进了大腿之间,屏住气息的凝视那根部的阴唇。
「这是美女的阴处是吗?真是令人怀念的颜色与形状啊!」
「……」
心怡闭上双眼,死命的咬紧嘴唇。 而阿龙却一边窥视着她脸上的表情,一边将自己的嘴唇贴往娇嫩的阴唇,并且开始舐动他的舌头。才一接触到心怡的阴唇,舌头上便充满了她那成熟的芳香与娇纯的味道,而且激情完全支配了他的身体。
心怡受不了这种凌辱,跳下茶几,斗颤着身体,不停的向后退,退到紧靠着办公桌,已经无路可退,而阿龙混浊的眼睛,已经高涨着欲情。
「不要逃!」
阿龙一边向着心怡走去,一边将全身的衣服脱光,就在那凸起丑陋的腹部下方,赤红充血的男根,已经硬挺朝天了,心怡急急忙忙的避开眼睛。
「心怡,我好像说过要好好的看看你的身体啊!」
「把手放在你的头上。」
一把抓住了心怡胸前的乳房,阿龙飞快的凑进自己的嘴,热情吸吻起那娇嫩的乳头。在乳房上极盡所能的舐弄之后,阿龙突然转移到毫无防备的腋下,开始舐弄。 一股远比胸部来得浓郁的体臭与成熟的香味,使得阿龙更加的销魂。
阿龙将心怡转过身,让她双手扶着桌子,用一只手揉搓她的乳房和阴部,另一只手则夸张地在白色而丰满的屁股抚摸着。
「啊….不要……」
「现在还有你说不要的馀地吗?」心怡在她全裸的身上后面屁股感觉到一团热的东西压了上来,原来是那根正往她屁股的隙缝间准备插入。
「不要……不要……」知道悲惨的结果终于到了,心怡忍不住哭了出来。 此时心怡的阴道感觉到一股灼热,心怡扭动身子想要逃离,不久还是由身后被阿龙刺穿了进去。
「呜……」
喘息之中感觉到阿龙那根真是硕大,阴道被撑开得彷彿要裂开似的。
「怎么样啊?很怀念吧!」
「真沒想到还能有机会好好的插妳。」
「不要……」
绝顶的高潮已经近在眼前,随时都会引起爆发,可是阿龙就像要享受这瞬间的愉悦似的,再次展开了刺戟。
一下……两下……三下,男根抽插时,所引起的快感,直窜脑门。
阿龙全身紧紧贴在心怡充满弹性的肉体上。
「从后面来插入阴道,让你受不了吧……这样如何?」
阿龙更残忍地撞击心怡的子宫,心怡感觉到身体的内部有个很大的龟头在作动着,同时阿龙边揉搓着心怡的乳房,以及心怡的阴蒂,心怡的身体官能被刺激到极点。
「呜……啊……」心怡开始感觉到有一股彷彿要升天的快感直往身体沖,她只觉脑子的思考力越来越薄弱,一片茫茫然。
「啊……那里……不可以……呜……」
阿龙抚弄着心怡的阴蒂,阴蒂那里已充血而且变得相当敏感,阿龙的技巧十分灵活而熟练。
「我记得妳最喜欢的动作就是一边插妳,一边摸吧!」
「不……不要……不要……」
心怡激动得扭动着,大量的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硕大的龟头不断地突击子宫,令心怡感觉像要麻痺了似的。
「啊……再这样下去……不要……不要……」
心怡的声音哽咽着,她忍耐不住那股已冲上来的快感直逼而来。
「怎么样呢?你大概快达高潮了吧?別客气,盡情享受吧!」
阿龙似乎能掌握心怡的身体的状态,就算这么久沒碰了,女人的身体对性交还是回残存记忆的。
深深插入心怡体内,傲然挺起的男根,突然有了暴发的前兆,使得阿龙全身不由自主的战慄起来。
要在心怡体内,贯注激情热液的时刻,终于来临了。阿龙一口气冲刺到底,同时发出了啼泣的声音。
「啊……」就在孩童般的呜咽声中,阿龙终于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生命,迸发出他狂热的欲情。
就在凄厉的冲击中,虽然腰部已经快断了,可是阿龙好像贪恋着那最后的喜悦一般,还是拼命的继续他勐烈的刺戟。
场景二:女奴
文生盯着桌前四个监视银幕,监视着心怡办公室里阿龙和心怡的凌辱性戏。
这时佳雯开门进来,也沒有多话,迅速的脱掉身上的制服,熟练的穿上红色的皮内裤,皮靴,皮手套,袋上象徵奴隶的颈圈,像一条母狗般的爬到文生的脚边,趴在地上,仔细的将文生皮鞋上的污垢一一舔干净。
这是文生规定佳雯打招唿的方式,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教,佳雯已经很熟练地成为文生的性奴隶,任何羞耻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当然,文生的目标不是她,像佳雯这一种淫贱的助理,依文生的财力和地位,要几个有几个,不过,看在那个银幕里被凌辱的心怡的份上,先搞定佳雯才可以让心怡好好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