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玄幻武侠  »  玄幻征服传说

玄幻征服传说

征服传说
设定:迦那亚-最高的创造女神,力量最大者,容貌最美者,实力最强者,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
神族-八大主神,十二炽天使,三百中位神族,两千神战士,因为是继承迦那亚力量的种族,全是女的,而且全是超级美女。
魔族-天魔,六魔徒(下文淫魔是其中之一),三百中等魔族,两千魔战士,因为是逆神族,全是男的。
人族-王者,十四亿人类,肉体力量最弱,魔法力量最弱,创造力最强的种族。
兽族-魔兽王(和魔族杂交的兽族)狮兽王,虎兽王,熊兽王,蛇兽王,五千高级兽战士,百万兽兵。
虚设定:日神李华梅,月神月樱,星神星玫,创造女神迦那亚同等级的存在,是异世界的最高神。
上古,混沌初开,创造女神迦那亚从混沌初生,整个宇宙只有她存在,太寂寞了于是她创造了世界。创造出人类--但,很快的,她就觉得无聊了,于是她选了些内心邪恶或愚蠢的人类,给予了他们超过常人十倍的肉体力量,相对的,把他们变成的半兽半人的形状,成为了她创造出的所有种族中最低劣的兽人族。又选了些内心纯洁品德高贵的人类,给予了他们超过常人百倍的魔法力量,成了龙族。接着为了管理方便,又创造了以她的神名为名的神族,给予了她们超越人类千亿倍的可怕能量。最后为了平衡神族的力量,她创造出了混乱的魔族。
又过了几万年,神魔对战,因为神魔都是她所创造的,所以她只隐居在只有神族八主神或魔族天魔才能到达的九天之外创造神殿。高高在上的看着下界的战斗。这一天,创造女神迦那亚又无聊了,神界和魔界因为前几次大战,都损失惨重,除了最强的几位神魔,其余几乎都在沉睡中,已经暂时息战了。她就随手用空间之门从人界那里抓来了一只小鬼,他就是魔族妓女和兽族男战士滥交生出的杂种--巽炎。忽然从人界被提到神圣不可侵犯的最高神殿里,这小鬼真吓了一跳。迦那亚看着好笑,正要叫他别怕时,不知为什么感到浑身酸软,痒酥、灼热异常,并迅速愈来愈明显,产生一股强大饥渴的欲望,同时,脑子渐渐变得模煳起来。
她暗唿“不妙”,暗忖:“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有此窘状呢?这……好突然,要知道自己是最高的神灵,从未与那些由自己创造的低下男人交欢过,有时是有些渴求,但是,我不会……这不是我所要的……这是身不由己……天啊!怎么越来越难受越想要了,该不会是……可是,我并未见这家伙搞鬼呀!对呀,我怎么这么傻呀?他是我创造代表混乱的兽人和代表毁灭的魔鬼族的杂种,虽然力量很差,但有我却让他们学会了邪恶的淫药法,这……这……一定是他刚才做了手脚,是!刚才他还说叫我饶他的命,其实他一定是在我喝茶时将什么催淫的春药放入了我的茶盏中,这家伙……”
她强力睁开欲闭的美眸,向巽炎看去,只见他正淫笑着色迷迷的盯着自己那丰满的欲破衣而出的胸脯,若在平时,她早己怒不可遏了,要知道她可是最至高无上的创造女神啊,可是,此时她反而还以火辣辣的目光迎了上去,强力地道:“小子!你……你好卑鄙,你刚才在我茶盏放了什么……啊!我……我受不了啦,我要……”
话未说完,她浑身犹如火烧,欲望涨至极点,忙用双手疯狂的自扯起身上的由自己加持过的仙衣仙裙,顿时,破帛的"嘶嘶"声陡起。(女神迦那亚的衣服,是她创造的神之衣,拥有最高的防护力,就算是神魔两族全部神和全部魔连手都无法对其造成一丝损害,而且可以对敌人进行自动攻击,但女神本尊来撕,那是任何东西都挡不了的啊!)
未片刻,她便将护身的无上神衣扯撕成片片条条,散落地上,连肚兜、内裤全扯了下来,一丝不挂的裸露在巽炎面前,并春意狂发的搓揉着自己的圣体,娇吟不己,且饥渴的叫道:“快!我要……受不了啦!”
巽炎色迷迷的注视着她那肤若凝脂白玉般的胴体,那丰满滑润正在跳动不停的双峰,盈盈一握的的纤纤柳腰,毫无多余脂肪的滑嫩小腹,从郁浓密的草林及诱人的“桃源”入口在她的张腿下,已隐约可见,圆滑白晰,富有十足弹性的修长玉腿,可人俏丽的金莲,半圆嫩滑的白臀……一切全暴露无遗的出现在他面前。
巽炎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他没想到赤裸着身子的创造女神迦那亚竟是这般出奇的美,赛逾天界最美的神仙。(很正常,万物--神。魔。人都是迦那亚创造的,所以没有比迦那亚更强更美的存在,连魔王都是她所创造的也不可能赢的了迦那亚,只是迦那亚不想对付魔王而已)
他淫笑不止,狂声道:“嘿……不错,最高无上的创造女神,你的确拥有“最高神”的智慧,能在瞬间猜出我的……我刚才是在你喝茶时,将指中内早先预藏的强烈催淫春药十倍的‘浪女散’弹进了你的盏内,你不要怪我卑鄙,这样,不正好是久旱逢甘霖吗?怎么样?我这‘浪女散’的威力不小吧?你放心,今日我一定会浇灌好你那一片即将枯萎的“草原”!我若不满足你,只怕你会欲火焚身而亡的!可是,我捨不得你这样娇艷如花、赛逾仙女的大美人死去呀!来吧!神圣不可侵犯的最高神-创造女神迦那亚~为我宽衣……”
创造女神迦那亚此刻已疯狂的将自己那粉嫩、弹指欲破的肌肤揉搓的青红发紫,并有无数道指痕,她己变得有如一只待噬的母狗。
她已完全陷入欲望饥极之状,巽炎上前一把搂住她纤腰,她立即张口狂吻狂舔着他的面颊,并飞快地拉扯下他的衣衫,将他犹如剥葱般剥得赤身裸体,然后,用满盈着色欲之情的美目目不转睛的扫视着其发达、雄壮的虎躯(魔的身体可是很强壮的,迦那亚创造魔兽族时就给了他们强壮的肉体),并颠狂己极的将他浑身狂吻、舔咬、揉抚,近似于野兽的野态。
巽炎亦是欲火进发,二人真是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更何况迦那亚是受春药催淫的作用,而巽炎也想好好作贱一下圣洁的迦那亚,那动作比及野合时更狂,更粗野。
二人迫不及待的上榻交战,他们狂极的互咬着对方,来刺激自己的兽欲,这是罕见的一次神魔欲之欢,他们粗野的銮战着……创造女神迦那亚体内的春药强烈的药力全暴发出来了,将她原本蕴藏在体内几亿年的欲情尽数引出,发洩出来,她吻着、舔着巽炎的浑身各处,将其咬得牙痕祟累,并狂极如蛇般的扭动着全身各处,口中亦大声娇吟,欢叫着。
巽炎被刺激的兽性大发,他也粗狂的揉抚捏搓着她的娇躯,并挺枪勐刺,勐顶,口中亦粗喘不己,女神的混沌神力通过下体传到他身上,使他魔气充盈布满全身,而他更将这“神魔兽气”用在对迦那亚的交战中,因此,这一战是空前绝后的、无人可以比拟。(起码没第二个创造女神)
他们粗野的交欢动作不堪入目,其声更是不堪入耳,他们一个狂挺勐顶,一个疾扭快迎,如狂风骤雨奕战着,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二人才战得筋疲力尽,满榻狼藉的乏极而眠。
直睡至次日下午,创造女神迦那亚始终悠悠醒来,她使力撑直身子,只觉得浑身如同散了架般的酥软无力,并疼痛不已,娇躯上片片青紫于红,下体污血大片,两条玉腿上亦有许多干涸的血迹,软榻上也有许多脏物,她又看到身旁仍在沉睡的巽炎,不由惊愕不已,暗忖:“天啊,我怎么会和这个家伙干出这种事来!我们是怎发生的?依我们这身子流出的脏物看,一定狂战了不少的时辰……这家伙占了我的贞操和尊严,我……我怎么会这样!我记得……看这天色,莫非我们是从昨日至今,我当日感到头晕,欲火上升,这全是他用了春药导致我……我要杀死他,杀死他这个夺走我贞操的混蛋!他不仅用药迷失我,还占了我清白之身,我要杀死他………”
她遂从空中召唤出神剑-混沌神剑,刚将剑抽出,她又无力的松开手,暗道:“我……我真下不了手,我以前以为自己是无敌最高的存在,从没想过男人,但从昨天看来……
我真的很需要男人,特别像他这样床技高超又强壮的的男人,没有男人的日子实在是很乏味,无聊的!我不能杀死他,我觉得他这一战让我那久旱之地得到了甘雨浇灌,我似乎于这一日间变得开朗、舒服、年轻了……更充满了青春之力!天……希望这个男人不要离开我……不要说我贱,因为这是人之常情,我已经真的不能失去这个男人了,他灌溉了我,让我很需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