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玄幻武侠  »  玄幻逆玉王1-23

玄幻逆玉王1-23

莲恩莉亚之吻连恩帝肯王国,在这个战乱频仍的大陆上,它只是一个以出产多量宝石而闻名的山中小国,虽然疆域狭小到只有两个城市,但这个国家却仍能在全大陆觊觎的情况下保持着长久和平的时光。
原因就是以王国所拥有的秘传技术制造出来的钢铁巨神兵「守护者」。
守护者是以钢铁铸造的人型机械,不过推动这些守护者的力量却是魔法,因此整个王国最重要的职司就是负责操纵守护者的宫廷魔法师,而其地位之崇高,甚至霪霪然有凌驾国王的情况。
也就因为如此,十余年前就传闻曾经发生宫廷魔法师造反,杀死第一王妃的事件,不过这也仅只是传说而已,对这小国的国民而言,这件事情似乎只存在于街头巷尾、三姑六婆的发言中,没有多少人将这当真──毕竟即使是真的,只要生活没有变化,似乎也不必太在意是不是曾经发生过这样子的事情。
在这小小的国家之中,除了华丽灿烂的宝石以外,还有着另一样与宝石齐名的活宝物,也就是现任国王的独生爱女,被称为「宝石公主」的莲恩莉亚。
艳名远播的莲恩莉亚公主,自她还未成年之前就已经吸引了无数追求者,其中自然不乏王公贵族、贵胄富贾,只是她却从来没有答应过任何一个追求者的条件。
今年,莲恩莉亚公主十八岁。王宫外贴出了一张告示,上面写明了公主招婿的消息,而这个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传遍整片大陆,令这个平静的小城邦突然间人口爆增。
不过,故事的主角并非这些突然出现、也注定不会被作者命名的路人甲乙丙丁,主角的出现往往惊天动地,也往往注定这个世界不再平静;他的出现和耶苏一样,是为了带来纷争,而非带来和平。
而这样一个主角,当然也都会有个不平凡的出场动作,不过有时候这个动作却是别人给的……「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这春天的早上响起,虽然天气已经回暖了,不过要说是蚊子出现,似乎还早了点。
「塞斯好讨厌!」女孩响亮的声音回荡在被她一掌击倒在地的男子脑中,语气中所蕴含的怒意正明确的告诉他,这短暂的恋情又吹了。
(为什么……)塞斯躺在地上,此时也只能无语问苍天。
(之前的女友说我不够积极,交往那么久连个吻都没有,实在太无聊了。所以我这次才大起胆子吻这任女友啊~~~谁知道居然是这样的下场……呜呜呜……)塞斯自怨自艾着,即使女孩已经走了许久,他却依旧没有爬起来的打算,看来似乎受到不小的心灵创伤。
从他的情况可知,这个男人是个优柔寡断的家伙,当然也可以说好听一些,叫做「过度温柔」,总而言之,他是个看起来没什么用处的老兄。
而这个没什么用处的家伙,却正是本篇的男主角。
虽然说实在没什么起身的心情,不过一直躺在地上,在这个时节还是会冷的,因此这位没用的主角最后还是在逐渐刺骨的夜晚寒风中爬将起来。
一个男人,花了一大把钞票,结果只因为一个吻就完掉了好不容易找到的第……十几春,代价似乎大了点。不过人生就是这样,只有愿意跨过障碍的人才有更多机会,这点塞斯倒是十分清楚──当然这和他多次的人生挫折有必然的相关。
他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如同精神分裂般、自言自语说道:「为什么……我也是个男人啊……我也想做这样或者那样的事,为什么别人都可以……为什么惟独我怎么做都犯冲,天啊!!!」塞斯怪异的神情与双手那看似猥亵的动作让路人为之侧目,不过塞斯在这小城中倒也是有名的人物─因为他荣获被甩次数最多奖,也因此人们都只是看了看他,一些比较「慈悲为怀」的年长者还替他的失恋祝祷了几句,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过不了几天他就会恢复原状,继续追求下一场八成没结果的恋情。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的下一场恋情竟然是如此的不平凡。
「滚开!」一声怒吼将塞斯拉回现实,眼前一个体积有他两倍的巨汉眼光不善地瞪着他。
「什么?」「老子要看榜文,滚!」巨汉一把推开赛斯,这时塞斯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居然走到了广场的公布栏前,一大群从未见过的陌生人通通挤在这里,其中还有十几个一眼就能看出是外国人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兴奋难耐的样子,不过对刚失恋的塞斯而言却毫无意义可言,他只想回去好好睡个一觉,然后把这一切的不幸都忘记。
塞斯的狗窝在城中是最接近商业区的住宅区,也因此每天早上的市场就成了最强力的起床闹钟,即使住在里面的人不想起床,也会被那惊人的音量与混杂着食物香味、鱼腥味和不知名怪水果的臭味弄醒。
塞斯打开家门,点亮油灯之后,眼前熟悉的一团乱房间令他备感温馨。他的父母是小有名气〈仅限于某小范围〉的冒险家,也因此一年到头都不在家,除了一年两次寄生活费回来以外对塞斯几乎是不闻不问,而塞斯自己倒也乐得自由,整个家里也自然而然地符合物理定律的乱七八糟了。
「这是……信?」塞斯捡起落在门口的信件,里面放的是莲恩莉亚公主选婿的通知。国王似乎想把这次的选婿搞得十分盛大似的,除了对外国通知以外,只要是城里届适婚年龄的未婚男子通通有份。
「公主选婿?」和其他男人一样,塞斯虽然对美艳绝伦的莲恩莉亚公主带着幻想与憧憬,但也仅只是如此,公主好像还是得配王子才像话,像自己这种平凡人大概没什么机会可言。
不过在看过通知书以后,塞斯诧异地说道:「这……是什么条件啊?」莲恩莉亚设下的条件是:温柔、体贴、可靠,不问身分。到这里为止都还算正常,但之后却明明白白的写着:「H很行的人」。
「H很行的人……是指……」塞斯也是个男人,当然知道这个字的意思。
通知书上写道,只要能完全攻略在城外设下的魔法迷宫「理想男性养成迷宫」,就代表你符合这些条件,也同时代表你可以成为公主的夫婿。
「既然要选拔H很行的人……那……代表迷宫中有很多女人可以H?」毫无经验的塞斯一想到这里,鼻血差点就喷将出来。
在女「体」的诱惑下,塞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振作了起来,跳上堆满杂物的桌子,一脚踏着桌旁的橱柜,仿佛世界都在他掌中一样,右手食指还指着窗外远方的星星。
「塞斯……你干什么啊?」女孩稚气犹存的声音打断了塞斯的幻想,整个人还差点从桌上掉下来。
「小樱?」塞斯望向门口,一个穿着围巾的可爱女孩拿着一个方形的包袱,一脸错愕地看着他。
藤巽樱,这个全名连塞斯都不知道,其他人也只管她叫做小樱,毕竟「小樱食堂」是这个城中最受欢迎的餐馆,而她这个看板娘久而久之也自然没人记得全名了。
「亏我特地来帮你做饭,结果一进来就看见你摆出那个怪姿势,莫非脑袋真的坏掉了?」「小樱……」塞斯尴尬地跳下桌子,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
因为塞斯的父母长年不在家,所以他的三餐一直是在食堂解决的。与常在食堂帮忙的小樱自然很熟,再加上他家和食堂相距不远,所以小樱偶尔会到他家来「外烩」。
「我先做饭,不过塞斯你最好把房间收拾干净,那些纸团子快点丢进垃圾桶吧!」小樱指着地上为数不少的纸团说道,始作俑者的塞斯当然知道那些纸团是因为什么而出现的,不过小樱似乎完全没有察觉,甚至有时还帮他收拾。当塞斯看到小樱柔软的小手拿着那包裹他无数子弟兵的纸团时,双腿之间的某根棍子就会不知不觉地耸立起来。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蹂躏未成年少女的凶手,当时的塞斯自告奋勇地收拾房间,不过从此之后就成了惯例,即使是现在也一样。
不过,今天却有点不同。塞斯收拾着地上的杂物,不经意地瞥见站在厨房的小樱背影,本来只当她是个小孩的塞斯这时却突然觉得她的背影十分有韵味,就仿佛可爱的小妻子一般,令他兴起从背后扑上她的念头。
(不行……)塞斯尽力保持着理性,不过似乎没什么用途,身体还是不受理性控制地走向她。
「小樱……你好可爱。」塞斯从背后抱着小樱柔软娇小的身躯,让专注于炒锅的她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