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小莎的罪与罚

小莎的罪与罚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直到现在,罗平只要沈下心来去回忆,都能听见那天
树梢上知了无穷无盡的鸣叫。
他是个快递员,劳累和疲倦是家常便饭,他是农村人,这两年来到这个南方
的大城市,爲的只是那份看起来还不错的薪俸而已,对「快递员」这个职业,也
基本谈不上认同。
罗平身材不是很高,却有着农村庄稼汉的粗壮体格,从小务农的他练就了一
份好体力,于是,在这个卖力气赚钱的行业中,也算是业务能力很强了。
他的性格很朴实,而他的父母给他起的名字叫「罗平」,也是希望他一辈子
平平安安,勤奋的他已经在这两年存够了10万元钱,他虽然沒有文化,但是也
有着自己的梦想,赚到足够的钱,回家乡娶媳妇,他相信这一天已爲时不远。
那天对这个农村糙汉来说,是改变他人生的一天,当他推开这扇503室的
大门,一切都不同了,似乎天上有一道圣光照下来,罗平像是顿悟一般,这个年
过三十的农村处男命运开始改变。
眼前是一个大美妞,她很年轻,再准确一点的话,眼前是个校花级別的漂亮
女生,让罗平想起了村口的二丫,在他高中辍学之前,二丫就坐在他的前排,她
算得上是整个镇上高中的头号美人了。
真美啊……罗平一时有点恍惚,而眼前的大美妞显然比二丫还要漂亮,又美
又清纯,这……应该是个大学生吧,这附近罗平很熟,着名的师范大学就在一个
街区外,每天这大学的业务量都很大。
罗平的眼神从这美妞的脸上转向她的身子,他突然感觉到鼻子有些发涩,哇
塞,他一下子被惊艳到了,虽然粗糙的他,根本不会用「惊艳」这个词,但是他
此时的眼神直勾勾的,完全就像是个痴汉。
这大美妞的相貌出衆毋庸置疑,而她此时穿的衣服……也太少了点吧?这大
美妞,或者说是漂亮的校花,一定是以爲他的男朋友回来了,穿着睡裙就来开门
,而那睡裙简直是……简直是如假包换的情趣款啊!罗平曾经偷偷地在网上看过
一些暴露女人的照片,知道这种衣物不是用来穿的,而是用来勾引男人的。
而此刻这大美妞显然就是穿着这种不知羞的衣服!罗平目光所及之处,那美
妞的双乳只被那性感睡裙的纱质遮住中间的三分之一,白花花的大奶子的侧面则
完全白嫩嫩的暴露在空气中,正随着她的唿吸而轻轻颤抖。
因爲这睡裙并不紧身,而只是松垮垮地搭在这她的身上!这奶子……简直是
大得惊人,比起罗平小时候一直偷看的刘家寡妇还要大上不少,罗平沒有「罩杯
」这个概念,事实上,眼前的女生的双乳已经超过D罩杯尺寸,因爲睡衣不贴身
,那漂亮的乳晕,竟时不时的从睡衣松垮的大开口处,露出那诱人的粉红色。
而最让罗平鼻血狂喷的是,那女生竟然还戴着一双兔耳朵,这……这不就是
传说中的兔女郎吗?罗平前两天刚从工友那接来一本书,好像叫做什么「pla
yboy」,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裏面两个黄头发的外国大洋马,戴着这种兔
子耳朵式样的头饰,原本他还觉得好笑,而现在他明白了,什么叫做兔女郎诱惑

? ? 这大美妞站在罗平面前,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白兔,一副任其摆布,任其亵玩
模样,而她的身材体态一点都不比那书上的外国妞差,特別……特別是这一对大
奶子……要是能摸一摸……那该有多带劲啊!
? ???罗平感觉这时时光好像停滞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这位显然有些天然呆
的美女终于意识到不对了,妩媚的眼珠在他身上明黄色的制服,和他有着快递公司
logo的帽子上转了转,眼睛裏出现了一缕惊慌,她连忙退了好几步,脸红着说
:「啊呀……我以爲……还以爲……」,然而罗平一点都沒有听清楚她的话,上述
的话语还是事后罗平自己猜测出来的,当时他只是傻楞楞地盯着这女生的香唇,迷
醉在她双唇开合的节奏裏。
照例说,这个时候,正常的女生一定会将自己半裸的身体遮掩起来,而她竟
只是脸上绯红,却似乎忘记这件重要的事情,一对大奶子仍然晃晃悠悠地在他眼
前半遮半露,那就不要怪罗平无理而放肆的眼神了,毕竟年过30的他还沒有真
正尝过女人的滋味呢,是不是上次在庙裏烧香,终于打动了佛祖?派下了天使来
安慰安慰他?罗平乱糟糟地想着,也根本不理会佛祖和天使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
及。
他的双眼贼兮兮地盯着那20岁女生的胸脯,她的两只大奶只是被条状的白
色蕾丝象征性地遮掩,侧面的白嫩乳肉都盡收罗平的眼底。
那女生羞红的面庞上掠过一丝不愉,两手微微扬起了一下,这个瞬间她终于
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但是最终却也沒有遮挡胸口的外泄春光,她可能觉得这样
的掩饰动作太过于做作,她因爲紧张,唿吸急促起来,一对巨乳晃动得更剧烈了
,罗平看得心花怒放,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也不知道有沒有流出口水来。
只是已经过了一分锺,再……这么肆无忌惮地看下去就尴尬了啊!在眼前美
女的眼神催促下,罗平终于慢悠悠地将那快递盒递给她,咦?这盒子怎么那么湿
?啊呀,一定是自己刚才看得太投入,出了手汗,沾了上去!
? ? 罗平一直很强壮,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体虚出汗?他有点紧张,要是那大美
妞接过快递盒,感觉到上面湿漉漉的,一定会奇怪……罗平脑袋裏乱哄哄地想着
,身体不免受到影响,递出的动作只做到一半,双手捧着盒子停顿在半空中,那
美女好像皱了皱眉头,只好伸手去接,这样一来,她等于双臂夹住了胸口的那对
巨乳,罗平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深沟。??
? ? 这……这是乳沟啊……他在十岁的时候第一次勃起,就是看到刘寡妇的乳沟
!而这沟更漂亮哇!要是……能在这沟沟裏打一炮……再……再把白浓的精液射
到这女生的脸上……
? ? 罗平生在农村,从小家裏穷,虽然有一把傻力气,但是因爲沒有文化,所以
从小到大一直沒有女生缘,长此以往,他从来勇气向女人搭讪,而那天似乎他开
了窍,竟然鼓起勇气向这女生搭讪说:「美女……你老公……不在家?」
这话一出口,罗平就后悔起来,果然那女生一下子紧张起来,结结巴巴地说
:「你……你想幹什么?我、我男朋友……马、马上就回来了……你……你不要
动什么坏脑筋……」
你把大白奶子都半个露在外面,还不遮一遮,叫我怎么不动坏脑筋啊!你这
不是在勾引人吗?要是你是刘寡妇,我早就扑上来了,只是这是在大城市裏,罗
平虽然有这个念头,但还是不敢,他又出汗了,双鬓的汗液就像瀑布一样,他抹
了抹自己的额头,深吸了一口气,用他自认爲最诚恳的声音说:「你、你不要误
会……俺不是那种人……俺只是觉得,你男朋友真的好幸福,有你这样的女友,
又漂亮又性感。」
说完他也觉得有点惊奇,怎么说得怎么顺熘,这还是他在这个大城市裏第一
次和女客户搭讪呢。
现在想起来,那个把自己扮成兔女郎的女生真的有点「傻白甜」……这网络
词汇罗平在和工友的聊天中知道了,他觉得特別贴切这个大美妞,那美妞听得罗
平这么夸贊自己,居然一下子把防备心降下来了,她还给了他一个妩媚的眼神,
勾得他浑身发酥:「是吗?我有那么好吗?」
她竟然回应了他的搭讪!罗平本来想着这妞这么美,一定不会理财他,却沒
想到会和他说话!他看清了快递单上的签收的名字,原来她叫做「朱忆莎」,名
字好美,当然人更美,他现在有些确信这真是个天使妹妹,否则的话,怎么会来
理财他这么这个农村处男呢?于是他真心实意地说:「你当然好,大妹子,俺可
以叫你小莎吗?我看到了快递单上你的名字……」
他见那女孩沒有反对,吞了口唾沫,继续说:「小莎你身材那么……那么带
劲,长得又好,就像明星似的,还会穿这么……性感的衣服,你的男朋友不得开
心的上天啦?哎~~~如果俺是你男朋友就好了……俺一定……一定……」
还沒等罗平「一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场景来,那叫「小莎」的女孩扑哧一
笑,真的是佳人一笑百媚生,硬生生地把罗平的话打断了,「你想的美~~~~
哼……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夸贊,身爲快递员,你还是很会说话的嘛~~~嗯~今
天有30多度了吧~~~这么热的天的送快递到五楼来,嗯,有些快递员很可恶
,竟然叫人家下楼取件,还是你好……」
罗平听到小莎的夸贊,心头像是乐开了花,有时候他也会得到客户的感谢,
但是加起来,也沒有现在他心头的激动。
小莎突然眉头一皱,说:「不过那个什么……那个……我的男朋友就快要回
来了……你……」
罗平一拍脑袋,赶紧将心头的那一抹无法挥去的嫉妒抛开,「对,要是他看
到俺的话就不太好了,俺明白……」,说完话,转身就要离去,却又鬼使神差地
转过头来说:「小莎妹子……今天可谢谢你啦!」
小莎一呆:「谢我?」
罗平一咬牙,决定把心头的话都说出来:「谢谢你的招待……你知道幹俺们
这行的,风裏来雨裏去,烈日下也要工作,寒冬腊月也要跑业务,可气的是有些
客户不知好歹,非但不体恤俺们,还瞧不起俺们,像小莎妹子你这样……真是太
少了,妹子你……你今天让我大饱眼福,俺忘不了今天,俺忘不了你的样子,也
忘不了你的大白奶子!」
说完话,已过而立之年的罗平满脸通红,那是紧张和羞愧,却也有着一股子
农村男人的直挺挺的匪气。
? ? 和他一样,眼前的可人儿也俏脸晕红一片,却也不生气,只是「嗯」了一声
,小声咕哝着「什么大白奶子……」却又有点若有所思的模样。
罗平一鼓作气,「俺的工号是87XXXXXXXXX,这是我的名片,小
莎你不要笑,这是俺自己偷偷搞的,还是第一次发,那个……要是你以后要发快
递,一定要找俺!俺担保半个小时内一定到!」说着拍了拍胸脯,一副豪爽的样
子。
「啊?这么好呀?」小莎接来名片,端详着上面的字。
「那当然,爲美女服务!」罗平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当时他的样子一
定很可笑,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只盼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大妞能够至少记住他
这个人,他就满意了。
「呵呵,身爲快递员,你的嘴好甜呢!」小莎笑吟吟地点头,侧头似乎在思
考着什么,忽然抿起嘴唇,好像下定了决心,她竟然上前了两步,俏生生地站到
了罗平面前。
她……她这是幹啥呢……妩媚中带着一丝小刀子般的凌厉,小莎的大眼睛正
紧紧瞪着罗平,正当他被这股眼神盯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眼前突然白光闪耀
,他脑袋裏也出现了轰鸣巨响。
这……这大妹子竟忽然间轻轻拨开了胸口睡裙的布条,那对丰满的大奶子就
这么呈现在他的眼前!毫无疑问,这时一对堪称完美的乳房,在窗外透过来的夏
日阳光下,反射出了瓷器般的光泽,晶莹如玉的乳球呈水蜜桃型,骄傲地向前耸
立着,就正对着罗平的胸口。
最要命的是,那水蜜桃的顶端小小的,乳头也微微耸立,在粉色的乳晕中俏
皮地冒出她的尖尖角,好像在对他说:「来吮我,来吸我……」
「好不好看呀?」小莎用甜腻到似乎滴出蜜来的声音问。
「好……看……」而罗平则像是断片的人一样,机械的回答,因爲除了视觉,
他所有的感官都停下了工作,都是爲了能让他的眼睛瞪得再大一点,把这难忘的
瞬间永留心头!
? ? 「哪裏好看?」小莎继续挑逗。
「都……都好看……」
「呵呵~~那你说说看,爲什么好看呀?」
小莎问道这裏,轻轻晃动着身子,双乳在这农村莽汉眼前上演着一阵「乳摇
」。
「又大……又白……又挺……又有……弹性……小莎妹子……你能不能……
不要停,你的大白奶子摇得真带劲!」
「讨厌啦~~~竟然用奶子这么粗俗的词……」
虽然这么说,小莎的语气中却一点都沒有责怪的意思,反而乖乖地遵照着罗
平的乞求,不停地摇晃着软弹布丁般的双乳。
「妹子……俺、俺是个农村人……俺不会说话,你、你千万不要责怪我……
俺给妹子陪个不是……」
「谁是你妹子啊?」小莎可能觉得罗平叫得太亲热了,娇嗔道:「你是不是
有好多妹子?」
「怎么可能!那我不叫你妹子了,你不要生气,我还是叫你小莎吧?」
「不好,那是我男朋友……们才能这么叫的,你重新想,想不出,我就不给
你看啦!」
「別、別,俺想,俺这就想!」
罗平又性奋又苦恼,血液都流向了他的下半身,他的大脑早就处于缺氧的状
态,怎么还想得出,忽然他看到了小莎脑袋上的兔耳朵,于是灵机一动,说:「
那……俺叫你小兔子好不好?」
「小兔子?」小莎可能也是第一次听到別人这么称唿自己。
「你今天戴着兔子耳朵,而且奶子又白又弹,就像是兔子在绿草地上蹦跳,
俺在农村养过兔子,知道兔子的眼睛是红色的,你的……奶头、奶晕也是这种顔
色,就像是兔子的眼睛……」
小莎听到这裏,扑哧一笑,掩住了胸口的绝美春光,罗平只觉得眼前的圣光
一下子消失,他结结巴巴的说:「怎么、怎么……小兔子,哦不是……小莎,妹
子……你別生气……俺这个人嘴笨……」
「不是啦……你给我取的这个昵称挺好听的……也很贴切的……只是……你
再这么看下去,人家的男朋友真的来了可怎么办呀?人家以后还怎么做人?」
「哦,原来是这样……」罗平是个老实头,听了这个解释,也只好无奈地点
点头。
「嗯,你的名片我留下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来找你……送快递的
……」
说着,小莎把手上的那张髒兮兮的名片塞到了她自己的乳沟中。
罗平走出503室的时候,真的是喜出望外,一辈子也沒有这么快活过,他
真的觉得佛祖在保佑他,派出了最漂亮最善良的天使来安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