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超高校级的催眠动画师01~02

超高校级的催眠动画师01~02

我的名字叫御手洗亮太,拥有被称爲「超高校级的动画师」的才能,并因此
进入了这所被称爲人类希望的学院——希望之峰学院。
我坚信着,我的动画能给全世界的人带来希望。
也因此,爲了让希望永存,我决定用我的才能,向全世界播放希望动画。
而那希望之峰学院史上最大最恶事件却深深的改变了我。
在那事件裏,我看到了这世界的黑暗,也控制了那名爲超高校级绝望姐妹花。
我托她们的行爲,得到了改变。
若这世间人类拥有绝望的种子,只要时机成熟必会发芽成长。
而在这绝望还未发芽之际,我必须要用自己的双手进行改变,让这世界只拥
有灿烂的希望。
因此我改变了,爲了让人类永远怀有不可磨灭希望,我必须让所有最具才能,
也就是这所学校的女学生们全都怀上我的孩子。
这样,在这优秀的希望因数和母体之下,我们的子孙将永远向世界散佈希望
因爲啊,我坚信,只有最具希望的我与最具才能的女人们,才可以塑造出那最耀
眼最灿烂的希望,让这个世界迈向理性的未来。
(时间缐约爲希望之峰学院史上最大罪恶之后,御手洗提前结束了盾子的计
划,罪木等都沒被强制洗脑。)

? ?? ?? ?? ?? ? 一、御手洗的第一次,生殖工具雪染老师
? ? 「这???我该???」如今的御手洗战战兢兢的握着自己口袋了的手机,
来到希望之峰的教师公寓,来回徘徊于一个房子面前。
徘徊许久,御手洗终还是提起勇气,暗暗紧握自己的手机,「不可以逃避,
不可以逃避,我这一切都是爲了世间永远的希望。」勐吸了口气,拍打眼前的铁
门「不好意思,请问雪染老师在吗?」
? ? 「来了来了!」随着御手洗的敲门声,一位橙色头髮身穿女僕服侍的女子扑
哧扑哧的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的是御手洗同学后的雪染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但依
旧摆正姿态,对着御手洗微微一笑,「啊,是御手洗同学啊,找老师有什么事情
吗?」
? ? 雪染千纱,原超高校级的家政妇,同样也是我在希望之峰学院的老师。
靠着她积极、真诚与热情,将原本懒散自我的同学们重新汇聚在了一起,是
一个令班级裏所有人都尊敬、喜爱的好老师。
不过御手洗深知,无论这个老师现在状态多么积极,爲人多么善良负责,但
她的心裏依旧埋藏着绝望的种子。
不好意思了雪染老师,我这全是爲了这世间的希望!
御手洗暗咬嘴唇,紧捏手机,身体不时的略带颤抖雪染看到御手洗这状态,
不免有些担心,「御手洗同学,你怎么直冒冷汗啊,是身体不舒服了吗?」
? ? 御手洗一听雪染的话,自知自己太过紧张,以至于略微乱了分寸,便闭眼平
息吸吐几秒,直到心律基本稳定,这才再次张开眼睛对雪染说道:「不好意思,
雪染老师,之前我有点小紧张。对了,我特地带了一个东西,你能看下这个吗?」
说完,御手洗立马掏出了他的手机,将其放在雪染的面前。
雪染,「咦,是你做的新动画吗?什么什么,让老师我看看!」随着手机萤
幕上诡异的花纹与奇特的声效,雪染全身感到诡异。
身体即似缥缈、又似厚沈,全身也说不清舒服舒服,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
这手机和吸了进去。
「那个,雪染老师?」随着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雪染这才渐渐脱离了之前
奇异的感觉,恢复了自己的神志。
雪染,「咦,我这是???怎么了?」
? ? 御手洗,「雪染老师,听的见吗雪染老师?」
? ? 雪染听到御手洗的唿喊声,这才想起来她正在接客,「啊,御手洗同学,不
好意思,前面老师有些走神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 ? 御手洗,「啊,那个,有些很隐私的事情想和您谈???」
? ? 这话一听,雪染露出了一丝阴笑,「咦,也难怪,御手洗同学毕竟也这个年
龄了嘛。好吧!老师作爲成年人,无论你有什么情感上的烦恼,老师我都会站在
你一边的!」
? ? 御手洗仍带有一丝胆怯,微微低头不敢直视雪染,「那个,老师我们能不能
进屋裏聊?」
? ? 雪染,「呵呵,御手洗同学还害羞了呀,当然可以啦,来吧!」
? ? 御手洗微微鞠躬,「那就,多打扰了。」
随着御手洗走进玄门,并顺手关掉宿舍的房门。
雪染突觉有些不对,先是看了看御手洗,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看着御
手洗的时候眼神也不知怎么的发生了点变化,脸还带些微红,「御手洗同学,那
个,你,那个???」
? ? 御手洗看着雪染的情况,自知自己的催眠很是成功,不过其还不急着释放自
己的所有底牌,要一步步确认这催眠到底效果如何,「怎么了,雪染老师?」
? ? 雪染指了指御手洗身上的衣服说道:「御手洗同学,你,你怎么还不快把
衣服给脱了,不然多令人害羞啊???」
? ? 御手洗咽了咽口水,作爲一个只会画动画的宅男,自是沒品尝过女人的滋味,
这超尝试的话语更是另这青春期的男孩动容。
但其任不敢大意,依旧试探性的故装惊讶进行盘问,「咦,老师,那个,我
爲什么要脱衣服?」
? ? 「这不是当然的吗!」雪染双手叉腰,手指抵着御手洗的鼻子说道:「御手
洗同学,你到老师家裏来做客,必须脱光衣服才行,老师我也会把衣服给脱掉的,
房间裏对话必须裸着身体,这不是常识吗?」
? ? 御手洗,「也是,也是,谁叫这是常识嘛,沒办法呢。」说完,御手洗便赶
紧脱下了自己的衣物,准备将其放到玄门旁木柜上。
雪染,「御手洗同学,等等,你就衣服就给我吧,我顺便帮你给快速清洁下。」
? ? 御手洗擡头一看,原来雪染早就已经把衣服脱光,并早已将它们四四方方整
齐的折叠在手上。
御手洗,「老师,你脱得可真快???」
? ? 雪染,「啊呀,老师我毕竟是原高校级家政妇,脱衣服这种事情自然也是超
高校级的啦。」
? ? 御手洗,「哈哈,也是啊,也是。」
? ? 看着雪染叉着腰自信的姿态,两个乳房也随着她的动作不住的摇摆,看的御
手洗心裏一阵骚动,下面的阴茎自然也不免发生了反应。
看着御手洗下面的阴茎立了起来,雪染不但不觉得害臊,反倒微微一笑,
「啊呀,御手洗同学,沒想到你下面还挺大的嘛。」
? ? 御手洗,「嘿嘿,我就这比较突出,和老师你们这些伟大超高校级希望相比,
根本算不上什么。」
? ? 雪染一听,不顾自己裸体对御手洗有多大,连忙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
鼓励,「可別这么说,御手洗同学,你也是我学生中的一份子,老师我能看得出
来,你身上也背有闪耀的希望!」
? ? 御手洗看到这双奶子突然抖到眼前,那还有心听她说了些啥,只是眼睛死
死盯着雪染的胸部随口答应道:「嘿嘿,是吗???」
? ? 就在此时,玄关门外传出一些细碎的杂声。
雪染一拍双手,做出了一个即懊恼又抱歉的姿态看着御手洗,「啊呀,是宗
方来了!不好意思御手洗同学,我给忘了今天是我们副院长也就是宗方临时回日
本的日子,你先到客厅坐一会儿好吗?」(宗方良助,原超高校级的学生会会长)
御手洗,「这???」自知情况不妙的御手洗,赶紧拿回他的手机,「雪染
老师,请你看这???」
随着房门打开,看着门口站着的宗方,雪染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况,扑到
了宗方的怀裏,「宗方,我好想你哦,真的真的好想你哦!」
? ? 宗方,「雪染,你也太夸张了,我们上午不是就在学院裏见过面了吗。」
? ? 宗方看着怀裏穿着女僕装却仍不时略带幼气的女友,原本冷静无情的他也难
一直板着脸,露出只对雪染才有的微笑,「对了,前面我好像听到房裏有什么声
音,是发生了什么?」
? ? 雪染,「啊,是这样的,我有个学生发生了一些事情,过来找我谘询来着,
现在还在客厅坐着呢。」
? ? 宗方,「是这样啊,如果你正在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晚点我再来找你。」
? ? 雪染,「沒事沒事,对了宗方,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说完,从她女僕服
裏掏出御手洗的手机,照向宗方。
御手洗,「宗方前辈,我可是久仰您大名了,听闻正是因爲您的关系,才使
希望之峰学院在这几年裏获得了大量海外政府的支持,而您现在也正忙希望之峰
学院海外扩展计画对吧。」
? ? 宗方,「确实,因爲这计画不单是对这学院,我相信乃至于对整个世界,它
都将有巨大积极的意义。」
? ? 如今房裏的三人,宗方、御手洗和雪染,全都赤裸着身体在客厅裏交谈。
宗方作爲原超高校级的学生会会长,自然文武全才,其身体的健美程度可不
是御手洗这个病秧子能比的。
不过若说下半身的尺寸,呵呵,那可就不好说了。
雪染,「真是的,到我宿舍也只会谈工作的事情,这样我会不高兴的哦!」
? ? 宗方,「也是也是,不好意思,这都已经成爲我的职业病了。」
? ? 雪染,「御手洗,不好意思,在你正肏我的时候麻烦你。」
? ? 御手洗,「沒事的雪染老师,毕竟您的小穴那么舒服,你的技术又那么好,
我几乎不用动整个人就可以将你肏翻飞天,真不愧是原超高校级的家政妇啊!」
? ? 雪染听到御手洗的夸赞,似乎爲了表现她的开心,整个比起刚才浮动尺寸加
剧不少,双手夹着她的乳房,把她的乳房挤得更爲肿大,「哈、那是自然的啦,
老师我无论家政、教导、还是做爱那可都是超高校级的哦!」
? ? 如今的雪染正对着坐在御手洗的大鸡鸡上,而她的背面正是那位自己爱人被
肏也不爲所动的宗方。
可对御手洗而言,虽然雪染表现的异常积极,且其身材也是劲爆的吓人,但
对御手洗而言似乎还觉得不够爽,便不断地拍打着雪染的屁股,当着她男友的面
打出了一道道手印,「雪染老师的做爱技巧果然好的不得了呢,莫非雪染老师和
宗方做了好多次?」
? ? 宗方听到后,表现出了一丝紧张,连忙轻咳掩饰自己的尴尬,「沒有的事情,
御手洗同学,我就和雪染做过一次,请你务必相信我。毕竟爱人之间是不能做爱
的呢,这可是常识!」
? ? 雪染似乎爲了证实宗方说的话,在扭摆着自己屁股的同时说道:「御手洗同
学,老师我也可证明宗方真的只和我在毕业的那一天做过一次哦!別看宗方似乎
很认真,但在那方面他可是很晚熟的。」
? ? 御手洗舔了舔雪染的脖子,并顺着脖子一直舔舐到她的嘴唇,「好啦雪染老
师,我相信你说的是对的,毕竟你的小穴那么紧,怎么看也不像是老被肏的烂肉
呢。更何况,爱人之间是不能做爱的呢,这可是哪怕非超高校级的人,也都知道
的常识对吧。」
? ? 听到御手洗同学相信了她,雪染似乎有些感动,眼角裏也泛出了少许泪花,
「谢谢你御手洗同学,老师有你这样的学生真是太好了。老师我一定会加倍努力
和你做爱,让你在我小穴裏射出好多好多的精子,生好多好多的孩子。」
? ? 宗方也在旁边说道:「是的,御手洗同学,如果你要和雪染生好多好多的孩
子,这个世界的未来就靠你了!」
? ? 御手洗笑了笑,「是吗,老师的这穴确实很舒服,老师的姿势也确实很诱人,
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 ? 雪染,「嗯?少了点什么?」
? ? 御手洗,「啊,对了,我想起来了!」说完,御手洗在雪染旁边打了个响指。
? ? 雪染随着响指的清脆声,眼神闪过一丝暗淡,随后又即刻恢复到了原来的神
色,「啊,御手洗同学,真不好不好意思,老师刚刚分神了。」
? ? 御手洗,「老师,你可要认真的啊,不然这可怎么才能榨出我的精液射入你
的小穴呢?不行,我得给你点惩罚!」说完,御手洗便捧起雪染的左乳房,往雪
染乳头上轻轻一舔。
雪染自认爲作爲原超高校级的家政妇,自己性技高超,本倒也不介意乳头被
御手洗这样的糙舌轻舔。
但这一舔,雪染直接感到一丝电流从她的乳头漫布全身,整个人不知怎么的
异常敏感,忍不住「啊~」的呻吟了一声。
御手洗,「雪染老师,你刚刚???」
? ? 雪染,「那只是失误啦,失误!我的可是超高校级小穴,哪会被你的这个大
鸡巴给肏烂。」
? ? 御手洗,「哦?是吗雪染老师?」御手洗看到雪染还死不承认,反倒有了一
丝玩味,便直接将嘴含住雪染的乳房,拿牙轻咬她的乳头。
雪染,「啊~御手洗,別,別咬,老师我~」
? ? 御手洗,「老师你怎么了,这可才轻含了你的乳头而已哦。」
? ? 雪染被他一说,但是一阵羞愧,心想「是啊,我这是怎么了,我可是原超高
校级的家政妇啊,竟然乳头被调戏一下就不行了,这可不成。」
? ? 而旁边的宗方倒是担忧他女友,「雪染,你感觉有点不太对,要不御手洗君,
我们今天就算了吧。」
? ? 御手洗听了这话倒是不开心,心想「你个戴绿帽的烦个什么,我好不容易调
高了雪染老师十倍敏感,万一她真的不敢下去,还怎么让她怀孕,怎么让她传播
希望!」
? ? 雪染毕竟也是个倔强的女孩,作爲希望之峰学院老师的她自然不愿让自己的
学生看到她的软弱,「不要,宗方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的,相信我!我一定会
让御手洗同学狂肏自己的小穴,喷出大量精液的!」
? ? 御手洗听了后,勐地拍了拍雪染的屁股,「雪染老师说的很好,不过你这腰
可好久不动了哦。」
? ? 雪染微笑的看着御手洗,微微摆动自己的身体想要显示她的性爱技巧高超,
「好啦好啦,老师我这次可要动真格了!」说完,她慢慢的将阴唇擡高到龟头处,
再伴着她的臀肉勐地向下坐去。
这下一坐,龟头直接顺着肉壁顶上雪染的子宫内巢,这十倍的刺激可着实不
好忍,雪染被鸡巴这一捅,搞的雪染直接阴道松垮,双手紧紧抱住御手洗的背部,
下面的小穴不住流水。
雪染,「太太太,太爽了,这这这,老师???」
? ? 御手洗,「好啦老师,这才抽了一下,怎么就不行啦?」说完,御手洗亲自
捧住雪染的臀,将其硬是提到之前的位置,勐地往下一按。
这一按,搞的雪染逼水四溅,整个人瘫在御手洗的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
「高高高高潮了,老师不行了,老师认输,认输!!!」
? ? 御手洗看着雪染直流口水,也是不忍,便干脆将其放倒在沙发上,以正常体
味的方式掰开她双腿,看着那满是淫液的小穴,姿势按耐不住,「老师,认输可
以,但是这精液总得让我射进你的小穴吧,不然今天你岂不是被白肏了?」
? ? 雪染听了这话,略有羞愧,「这、这、我???」
? ? 宗方在旁边笑道:「沒事的雪染,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支持你。」
? ? 雪染听了宗方的鼓励,一咬牙说道:「行!老师我刚刚高潮过,要老师自己
动腰那是实在动不动了,要不御手洗同学你劳苦一下,就用这正常体来肏老师吧。」
御手洗倒是表现的一脸无奈,「唉,行吧行吧,这毕竟是爲了希望的事业,
我就只能辛苦一下了。」
? ? 雪染,「那就辛苦御手洗同学了。」
? ? 说完,御手洗便再次提着那被雪染淫液浸泡过的鸡巴,用龟头扒开雪染的橙
色阴毛,勐地往裏一塞。
御手洗这第一塞就用劲全力,正如之前坐姿一般,直接塞入雪染阴道最内。
配合着御手洗的腰部晃动,雪染本就微巨的乳房也不时的上下蠕动,身上的
汗液慢慢渗出,更是多了几分淫荡气色。
不过雪染倒是坚强,估是因爲之前御手洗的两次肏穴,搞的她高潮淫水更是
浸湿了沙发一片。
又或者是她已经习惯了这十倍刺激给她的快感,反正如今的她,虽然已经被
御手洗肏入阴底,她硬是咬牙强忍,努力不让自己再次失态。
但雪染无论怎么忍耐,总会有个峰值。
如今雪染虽闭口强忍,但她那不时起伏的胸膛、瘫在胸口那双巨乳与身上的
稀疏汗液,搞的御手洗更是骚动难忍,勐地给她再插一棒。

? ? 雪染,「啊啊~」这一棒终砸开了雪染的小嘴,搞的她不忍轻吟一声,老师
尊严已然撬动。
御手洗听到,自是开心,立马提鞭连挥。
这下他可不再细细品味,陪雪染玩师生游戏。
在几下的肏穴之下,雪染在御手洗的内心地位渐渐变爲一个希望的生殖容器。
御手洗内心「是的,她只个生殖器,只是个生殖器。所有希望之峰学院的女
生都只是我的生殖器,我是在帮全世界拥有更爲希望的未来,所以我沒有错,我
这行爲才是最有希望的行爲!」在御手洗的自我安慰下,他越发觉得自己的行爲
沒有问题。
光肏个雪染老师算什么?他可是这个学院,乃至整个世界最具有希望资格的
人。
所以他必须扛起这份希望的责任,必须由他将希望散播到未来。
御手洗越想越激动,也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行爲合理,便也直接放下所谓的矜
持,双手各抓雪染一腿,把这双玉足足裸直接压到雪染脑后。
整个人压在雪染的身上,拼命在她上身排泄着他的欲望。
只看这雪染被御手洗连番攻击,再加上十倍快感的刺激,整个人头脑早已乱
成一团,只能被迫享受着这鸡巴顶她卵巢的快感,「御???手洗,別別別,太
快了,太快了,老师,老师要被你肏坏了,老师老师???」
? ? 御手洗,「老师,雪染老师,我做的是正确的吧,我肏你是正确的吧!」
? ? 雪染,「轻点肏、轻点肏!???肏的???老师??老师!!!」
? ? 雪染早就在这连番卵巢攻陷下,高潮连连,整个人神志不清,双眼泛白,整
个人以一种阿黑顔的姿态流着口水。
御手洗,「是啊,老师!老师!我肏你肯定是正确的,我这是爲了希望的未
来才肏你的,一定是!」
? ? 说完,御手洗拿起雪染的两只手,将她们摆成V型放在脸庞,「宗方先生,
你看雪染老师被我肏的多开心的,下面连番高潮了好多次呢。」
? ? 宗方,「嗯,我看到了,沒想到御手洗君你竟然能把雪染肏成这样,在当初
我给她破处的时候她可是除了忍耐破处之痛什么都沒享受到。」
? ? 御手洗,「呵呵呵,那是自然的宗方先生,毕竟我可是代表着希望的未来呢。
来,我要给你女朋友雪染老师注入大量的精液了!如果生下孩子你一定要将他培
养成希望啊!」
? ? 宗方微微点头,以一种入託重负一般的表情看着御手洗,「放心御手洗君,
雪染和你的孩子我绝对会好好照顾的!」
? ? 御手洗微微一笑,摸着被她肏的早已神志不清的雪染脸蛋,「雪染老师,你
可要爲我生下健康的孩子哦。」说完,他用他的鸡巴,连连抵着雪染的卵巢,向
裏面注射了大量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