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我的美尻师姐

我的美尻师姐

读书的时候 我的师姐是回回 比我高一级 虔诚的MSL 基本上除了学校的清真食堂及校外的清真拉面外 不吃其他的东西 我们实验室的聚餐也不参加
刚来时 她负责带我 有次看她中午在忙 就帮她带了些素包子给她 我当时只知道她是回0族
沒想到是很虔诚的那种 以为素的应该沒事 给她的时候 她有点尴尬 也有点含羞
但还是不吃 送给別人吃了 还要给我钱
后来是別人告诉我说 她属于比较虔诚的那种 周日都在宿舍做礼拜的 除了我之外 还真沒有人给她带过吃的 虽然最后也沒吃 如此 慢慢加深了关系
反正她坐我旁边 指导我上手一些专业的东西
师姐 老家是宁夏那旮瘩的 家里三个哥哥 她是老小 身材很不错 1米68左右 屁股浑圆挺翘 从沒见穿高跟鞋 可能比较保守吧 就是胸有点小 刚B大小吧 皮肤挺白的 就是脸上有几个痘痘 当然后来在我勤劳灌溉下 痘痘沒有了
我们属于相互喜欢的那种 只是碍于她的身份 我们也沒挑明
有次老闆的专案需要加班突击 我们跟世界晚上熬夜了几次 晚上很晚的时候 就在实验室沙发上睡会
记得那天她穿了紧身的牛仔裤...............师姐很少穿裙子 牛仔裤也很少穿 平时就穿宽松的裤子 后果就是她的美臀是我最后才发现的 其他色同学早就评论师姐的翘屁股了 我还后知后觉
她睡着了 我也忙完手头的事情 就突然回头看她 师姐躺在沙发上 浑圆挺翘的屁股正对着我 紧身的牛仔裤包裹着 像个水蜜桃一样 加上修长的腿姿 T恤因为睡觉而皱起来露出白皙的背部 我瞬间硬了.....虽然平时经常开玩笑 挑逗 手也偷偷签过 但沒有吻过 但那个时候真有种精虫上脑的感觉 所以慢慢走过去了 手也很不自觉的放在师姐的翘臀上 另外一只手抚摸着头髮 在脸蛋上偷偷亲了几口 亲了几次发现师姐的眼睛慢慢有眼泪流出来了 后来她告诉我 我好色上来就摸她屁股 好在我只是把手放上去感受弹性与挺翘 沒有实质性的揉捏 否则她就果断跟我拜拜 看来顺序不能颠倒啊
如此 我跟她表白了 师姐其实一直都很矛盾 家里绝对不会同意跟外族恋爱的 那怕我皈依 但真的很喜欢 所以很克制 很难受 我亲她的时候 虽然只是亲脸蛋 但是她25年来第一次有异性碰她 瞬间电流了 当我表白后 激情舌吻的时候 师姐敏感的地带已经一塌煳涂了 后来告诉我的 懒得说了 当晚抱着世界的美臀一顿揉捏 隔着裤子射的一塌煳涂 牛仔裤太难脱了 师姐后来告诉我说 当时很想给我 但内裤湿的不像样 不想留给我她太那个的印象 所以当时死活不让我的手伸进去抠摸........
师姐大我一岁半 虽然我不是第一个对她示好的男子 但她从来沒想过大学里谈恋爱 家里也一直反对 对婚前X行为也是严格禁止 老家是宁夏的小县城 虽然家庭条件尚可 否则有三个哥哥的她估计也很难考上大学 但还是属于很遵守教规的那类 我宿舍也有回0族的 不过我们以前吃肉喝酒 也沒感觉到差异 直到认识师姐后 才发现她跟普通意义上回回还不一样 她姓马 家里有人当阿訇之类的 跟她在一起也就一年时间 很少过问她家里的事情 而且她对宗教之类的事情也很少对我讲 除了陪她在清真餐厅吃饭外 我们也很少出去吃 最通常的情况也就是去吃吃清真拉面 马家菜馆之类的 带她出去逛街 一到吃饭的时候就犯愁 通常她饿着 说减肥之类的 有时候带点水果 优酪乳之类的东西
我那时候跟前女友分手也一年多了 属于感情空窗期 尝过肉的人对那事的渴望 现在想想也是很疯狂的 她是处女 初牵 初吻 初夜都被我夺走了 奈何毕业后 本来她早我一年毕业 先去了南方某个城市 我毕业后跟她匯合 但最终她在南方城市生活很不习惯 家里也一直催她回去工作相亲之类 我们的事 她不敢告诉家里 所以就分了 她回宁夏后 很快就相亲认识一个小白帽 闪电结婚 生娃 ........
之所以乱码字呢 是因为师姐前几天来广东出差 离我百十公里的路 联繫了下 本打算过去聚聚 但家里事情多 工作走不开 不好请假 唉 就这样错过了聚会 一晃六七年沒见过了
记得第一次的时候 比较搞笑 我们确定关系后一周左右吧 她舍友有事情回家了 我晚上就偷偷熘进她宿舍陪她玩
一开始 我们先在凳子上一起看电影 看着看着 我的手就不老实了 抱着她就开始亲吻 我们亲的很疯狂 慢慢她也来了感觉 我说我们去上面躺着吧
研究生宿舍是两人间 床铺在上面 下面是电脑桌 她点点头 红着脸说 你是个小坏蛋 我就不说话 让她先爬上去 当时她还是穿着紧身牛仔裤 爬的时候 丰满的大屁股就那么在我脸前扭动着 我猴急似的也爬上她的床 压在她身上就吻她脖子 一边亲吻 一边伸进衣服摸她的胸 师姐的胸不算大 不过单手还是握不过来的 乳头粉色的 含着有股少女的奶香味 我当时还取笑她说 你是不是孜然吃多了
吮吸了一会奶子 她慢慢呻吟起来 同时配合地解开了自己的牛仔裤子扣子 我一路吻着她的小肚子 肚脐 扯着她的裤子就脱了下来 当时她穿着粉色的蕾丝内裤 已经湿润了一大片 怎么说呢 师姐是我见过水最多的女人 有时候 我还取笑她说 是不是你家宁夏那么干旱 就是因为你们都是身体存水了啊
我当时也是激动万分 扒下她内裤 就一口亲了上去 可能动作太勐了 牙齿磕到了她的小豆豆 当时她吃痛踹了我一脚 我一抬头 头撞到了天花板 .........
我正要打算继续亲吻她花心的时候 楼道外面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的路过 而且就在师姐对门那里聊起天来 师姐赶紧一手捂住阴部 不让我亲了
眼看氛围给破坏了 我莽撞的动作就停下来 也迅速将自己扒光了 一起躺了下来 师姐那里 怎么形容呢 一股羊膻味 而且毛髮特別旺盛 比我的强多了 乱糟糟的跟鸟窝似的 从来沒有修剪过 当然后来我给她理过 这是后话了 我把她的手拿过来 让她握住我的JJ 她有点害羞 说你的好烫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男性器官 她的形容是丑死了 像个胡萝蔔 我让她慢慢给我套弄着 侧身跟她舌吻起来 慢慢的 她全身又开始发烫起来 我开始俯下身子 细心吮吸着她的豆豆 一会她又呻吟起来了 我看她下面湿润的不像样子 就插了上去 我当时也不是处男了 不过已经一年多沒OOXX了 动作有点笨拙 试了好几次 老是滑了出来 最后还是她帮忙扶着 插了进去 师姐是处女 准确的说是大龄处女了 25 6岁了 我的尺寸哥还是很自信的 只感到非常的紧致 润滑 潮湿发热 她有点痛 但可以忍受的那种 不像以前的小女友 痛的半死 抽插起来后 师姐慢慢有了感觉 毕竟我前戏做的很足 她咬着被子脚 压抑着自己 不发出大的声音 做了五分钟吧 我控制不住的射在里面 问她感觉如何 她笑笑说 沒什么特別的 就是感觉里面麻麻的 酸酸的 不像她舍友说的那么销魂 我也笑她说 好久不做了 技术生疏了 不爽不要钱 她就一顿粉拳打我 奶子乱颤
简单擦拭后 她起身去卫生间清洗 我也从床上下来 洗漱完后 她光着白皙的身子 要爬上床去 那种白皙浑圆 又大又翘的屁股 像个水蜜桃一般 又一次展现在我的眼前 不知怎么 可能刚才沒盡兴 我一下子又勃起了 从来沒那么短的不应期 我一把拉她下来 扶着她的腰 硬着傢伙就一挺到底 她有点含羞 说 上去吧 別在这里 我说 不要上去 就这里吧 她沒反对 就无师自通般扶着电脑桌 撅起丰满的臀部 我双手抓住她的纤细腰肢 不住的挺动 可能男人的自尊心的原因 我决心找回面子 下面抽插不停 啪啪啪的撞击声 渐渐的 她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 抽插了不知道几分钟 她呻吟声越来越大 身子发紧 在这紧要关头 突然传来敲门声 原来是她隔壁的同学 问她睡了沒 要借东西用 我们吓得一哆嗦 差点射了 师姐就说自己不舒服 已经睡了 那女孩关切的问 是感冒了吧 吃药了沒 我师姐说沒事 那女孩就走了 唉 就这样的氛围 又被破坏了 好在自己年轻 硬的快 我们就继续啪啪啪 刚刚找回感觉来 那女生又敲门 说我这里有感冒药 你吃点吧 我彻底无语了 对师姐使了眼色 让她抓紧打发走 师姐就说不用了 已经吃了 谢谢你 那女生还有点坚持 我有点生气 又有点使坏 边继续抽插 师姐瞪了我一眼 我也不管不顾 继续撞击她大屁股 师姐压抑着自己 一边克制自己的身体 一边应付那女生 我快速抽插 射在里面 师姐也是腿脚发软 那女生见沒回话 就自己回去了 OOXX完后 师姐生气了 狠狠拧我大腿 说以后再这样 就不理我了 好在人家沒发现 ..........
继续码字 那时候体力好啊 男女之事一旦尝到甜头 就很难停手了 师姐也一样 她舍友换过好几个男友 有时候还会带男友宿舍亲热 她也知道 所以跟我在一起后 性压抑彻底释放了
那时候她马上研三了 面临工作问题 她好不容易才拒绝家里要求 留在了沿海城市 10月份搞定三方协议后 除了每天在实验室给老闆打工外 隔一天爱爱一次 宿舍 教室 实验室 学校的小山 操场 到处留情 最爽的莫过于在偏僻的图书馆阁楼楼梯上 那里很少有人路过 偶尔见到的都是一对对缠绵的情侣 师姐穿着裙子 把内裤脱下来放包里 我穿着宽松的大裤衩 从拉鍊里掏出傢伙 她就坐了上来 外人勐一看 跟別的缠绵的情侣沒啥 看不出来我们在ooxx 那时候哥不再猴急似的揉着屁股一顿勐操 而是放进去 抱着师姐屁股慢慢揉捏转圈 享受那种销魂的包裹 和偷情的快感 偶然有路过的情侣 师姐就埋头在我怀里 下面调皮的勐然夹我一下 有时候看到很漂亮的美女路过 我也会硬挺一下 换来师姐掐大腿的报復 那时候做爱是花好多时间的 有时候软了再硬起来 感觉就差弄出前列腺炎了造孽啊
师姐是msl 只去学校的清真食堂 我也不勉强她 所以一直陪她吃清真食堂 有时候我开玩笑说 我是吃猪肉长大的 JY里有猪肉成分 沒关系吧 她给我舔噬的整爽 就报復地咬我一口 但很少把JY吞下去 有次深喉太勐 被我的体液差点呛到 最尴尬的一次是在她宿舍的时候 她正给我口 她舍友回来了 那天居然沒听到她钥匙开门声 因为我们常常放音乐遮掩她叫床声 她舍友一开门 看着我站立着 裤子褪了一半 师姐半蹲着正吃的带劲 我们互相都惊呆了 师姐一抬头 我勐然射了 擦着师姐的脸颊喷到对面她舍友的床上 她舍友为了幹炮方便 把床倒过来了 睡下铺 她舍友呆了几秒就关门走了 后来她舍友一直调戏我 我给她买了一条新床单 *
手机码字费劲 其他的也沒什么好说的了 后来毕业后她在沿海某地工作了半年就辞职回老家了 奈何现实如此 我那时候还沒毕业 就分了 唉 逝去的日子快啊 流年如斯 乱了浮生如萍 其实前几天也很想过去看她 她跟他老公是闪婚 谈不上多少感情 估计过去后发生什么 她也清楚 不过最后我犹豫了 就当忘了吧
现在翻看她朋友圈 她女儿很可爱 快六岁了 很像师姐 带个小花帽 很萌的小萝莉 师姐还是那么漂亮 只是略显成熟 別有风韵 这几天心里也很打鼓 开车两小时就到了 她一直问我要不要过来 我一直回復看情况吧 哥谈不上对婚姻多么忠贞 只是六七年沒见了 感觉好突然 都快忘记的事情 从脑子里翻出来晒晒 我跟媳妇现在也属于搭伙过日子的 我也曾出去找过小妹 但到师姐了 我却退缩了 思来想去 可能怕感情的纠缠 人到中年 太心累了 找小妹又沒有感情投入 断了就断了 但这算旧情 实在不想了 虽然很怀念师姐的美臀 但小头终沒胜过大头 谨以此黄文释放情感吧 兄弟们就当我吹牛扯淡 当个屁放了吧
? ?临睡前再码点字吧 说说师姐的舍友 一个豪放女 也是牛人一个 高考后读的大专 专升本后 又考的我们学校的研究生 算是很有追求的 三年换了四个男友 模样尚可 大长腿一个 173左右吧 就是胸小 屁股小 按我师姐的话 实际人家屁股还是微翘的 属于小巧玲珑屁股 有次在宿舍看她晒的内裤 尺码要比师姐小 还喜欢丁字的 属于我偶尔意淫的 但觉得不是我的菜 沒有深交 她跟我们不是一个学院的
师姐喜欢爬山 我也玩户外 有次我们组织了七八个人 带了装备去爬山 走一个景区的穿越路缐 晚上要过夜 她舍友知道后 就说要参加 并且带她男友一起去 所以最后差不多十人队伍出发了
早上出发 差不多晚上八点左右才到宿营地 她男友是个小白脸 外校的 可能沒事前说清楚 穿皮鞋来的 一路折腾的够呛 晚上我跟师姐住一顶帐篷 她跟男友住 可能男的累的够呛 躺下后就不乐意起来 她舍友想去小便 也不敢荒山野岭自己去 就喊我师姐一起 我之前还跟师姐开玩笑说 山里有野兽 她有点胆小 就让我陪她们一起
我带了手电筒 沿营地向山下走 我们在半山腰一个平台露营 走出几十米 找个隐蔽的地方 让她们方便 师姐很快完了 我们就等她舍友 她舍友可能憋久了 尿的挺久 晚上很安静 隐约听到她吁吁声 突然她一声尖叫 原来一个大老鼠从她旁边穿过 她吓得沒提裤子就站起来了 我手电筒急忙扫过去 看到她白花花的屁股 以及黑乎乎的阴部 毛髮稀疏 尿还流到大腿上 我当时也有点愣 灯光一直照着她 师姐提醒我才不捨得关了 我还打趣道 我们扯平了
虽然沒看几秒中 但还是有印象深刻 回到帐篷 师姐嗔怒道 是不是沒看够啊 我说沒你的好看 都沒几根毛 师姐就揍我
我跟师姐互相打鬧起来 师姐喜欢爬山 跑步 体力很好 我抱着她亲昵下下 她就低声对我说 下面有点湿了 我说 爬了一天山 你不累吗 她说这算什么 我说 那就让你骑一晚马 师姐就来个女上位 给我口了一会 就坐了上来 我搂着她腰肢 不停耸动 由于帐篷低 师姐不能完全坐直 骑了几分钟 就说 你来吧
说罢就翻身下来跪到地上 掘起肥美的大屁股 我最爱后入 就挺枪直捣黄龙 啪啪啪起来 一手扶着腰肢 一手揉捏奶子 下身狠狠抽插 撞击师姐的美臀 我觉得抽插累了 停了动作 师姐就默契地自己扭动屁股 很自然地套弄我的傢伙 我也十分享受着 虽然几个帐篷刻意分的开 但师姐也不敢大声呻吟 直好埋头在睡袋上 屁股撅的更厉害了
师姐体质很敏感 高潮的时候花心里夹的我一阵舒服 快感连连 她身子软了下来 我就夹紧她腰肢 也开始冲刺 啪啪啪撞击声 让师姐叫床大了 突然我感觉帐篷外有人 我停了动作 问是谁 原来是她舍友 她可能已经在外面好久了 她开玩笑道 你们继续忙吧 就走开了
后来 师姐告诉我 原来她舍友跟小白脸吵架了 那小白脸爬山累的半死 应付了几分钟就不行了 她舍友堵死出来 正好碰到我在后入 隐约能看到身姿 她还取笑师姐说 某某体力真好 看你越发漂亮了 有次 我也对她说 我要是被你吓出毛病了 你得负责 她舍友说沒问题 有问题 我给你治 老中医了 当时如果哥有心 泡她不是问题 可惜当时哥只跟师姐黏煳 沒精力沾花惹草 师姐体力那么好 每天都快被榨幹了 自然不会对其他人想入非非 直到毕业 除了偶尔调戏她舍友 沒啥故事了 听说她前两年结婚了 流了三次 沒保住胎 唉 人就是这命
我对爆菊无爱 不过有时候前戏的时候 手指捅进去玩过菊花 师姐菊花很可爱 无痔疮 挺滑腻的 也沒多少臭味
老夫的经歷中 漂亮女人多 但漂亮美臀真沒见几个 想起师姐 就想起她的美臀 当年好多色狼就爱评论师姐屁股 害她很少穿牛仔裤 直到跟我在一起
据说胸可以揉大 臀型是天生的 很难改
说说学校外小旅馆的事情
我跟师姐平时ooxx都是在宿舍 要么她宿舍 要么我宿舍 宿舍有点不爽是床铺小 而且人嘈杂 偶尔有来打扰的 鬧的不盡兴 一开始我提议去学校外面租房住 师姐说沒必要花那钱 老闆给的生活费也刚够 那时候读研也不向家里要钱 所以一直宿舍里偷情 盡享刺激
耶诞节的时候 是我们第一个节日 总要好好过 买了玫瑰 巧克力送她后 我就说今晚我们出去吧 师姐就说又浪费 不过还是愉快地同意了 我们去学校外的小旅馆 农民自己盖的旅馆 找了个最贵的 装修不错 那天节日 房间早就爆满 幸亏我提前订好 等我们吃完晚饭过去的时候 遇到好多情侣去找房间 我就给师姐说 都是炮友同志啊 来晚了 哈哈
进了房间 我们就开了空调吹暖风 一起洗鸳鸯浴 虽然那时候已经做了几个月了 也一起洗过 但在宿舍都是马马虎虎用盆子接热水洗洗 大床房装修还可以 浴室里大镜子不错 我们互相沖洗着就开始爱抚起来 师姐也很动情 我揉着她花心 一会就爱河氾漤了 我们都是安全期中出 有时也体外射 还好沒有中过招 现在想起来就是庆倖
水多的女人就是舒服 我的大傢伙在外面来回摩擦师姐私处 沾满师姐的花露进行润滑 提枪上马 师姐扶着梳洗台 自然地下腰撅臀 我就单刀直入 盡根沒入 屁股大的女孩有个问题是后入的话 得看你傢伙如何 好在哥尺寸可以 能只捣花心深处 我一边啪啪啪后入 一边欣赏镜子中师姐享受的表情 伴着我撞击声师姐奶子乱颤 真是一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图
可能由于环境的原因 我们彻底放松身心 愉悦快感来的很强烈 抽插十来分钟 师姐就腿软高潮了 伴着流水声 师姐的呻吟叫床声 我也爆发了 完事沖洗后 我们就擦干身子 一起躺下了
我们光身子抱着 爱抚师姐的奶子 花心 刚做完的私处 洞口还沒完全闭合 师姐是大馒头 私处隆起很明显 但阴毛很杂乱旺盛 我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剪刀 刮毛膏 打算给她刮干净 师姐不同意刮干净 我就说给你修理吧 刮成白虎也扎着不舒服 我当时存心想整她 就马马虎虎给她剪短了 但是给她拍照看的时候 她觉得我的水准太差了 理的太难看 我就趁机说干脆剃干净吧 师姐同意了
刮干净后 发现师姐算个极品尤物 馒头丘陵漂亮极了 配上她侧躺自然挺巧的美臀 让我爱不释手 这时候隔壁情侣的叫床声传过来 这小旅馆隔音就是差 师姐问我刚才我们的声音不会很大吧 我就取笑她说可能全楼都听到了 哈哈
我们就玩69 各种姿势解锁 玩的正盡兴时候居然跳闸了 那天房间爆满 空调都开制热 大冷天的嘛 可能就跳闸了 屋子里一下子黑了 一会就听到外面有人喊老闆的吵鬧声 我穿了条裤衩出门看的时候 正巧碰到师姐的闺蜜 跟她外地男友上楼
…………
她闺蜜是师姐的本科舍友 她们六人宿舍 最后只有师姐跟她留校保研 其他人要么工作 要么去外校就读了 她也是回回 但不是那种很清真的 虽然不吃猪肉 但平时也去我们食堂吃 身材高挑 是我们的院花 她男友也是本校的 但去中科院读研了 所以两人异地 这次特意圣诞前夕过来 元旦过完才走 楼道里虽然应急灯不很亮 但认清楚人可以 我们打了个照面我就闪进屋里了 我穿的平角内裤 被她们取笑了一下 我看到他们也不自然地进了我隔壁的房间 真是见鬼了 居然这么巧
我给师姐说了下 她就很兴奋地说真的啊 这么巧 师姐说她闺蜜老说自己还是处女 她男朋友一直要 她就是不给 当时我已经三通师姐了 她闺蜜认识我 还说师姐找个小鲜肉 我还想 我跟你一样大好不 不就比我高一届嘛 叫我总是小师弟小师弟的 经常调戏我 有时候有重活累活也喊我帮忙 但我知道自己不够她男友帅气 算是把我当免费的苦力用 所以我心里一直意淫她 很想扛着她丝袜美腿勐操 她经常穿丝袜 冬天也是裙子
我就说她怎么可能还是处 开房那么熟练 跟老闆讨价还价呢 师姐就说也许吧
记得后来寒假的时候 师姐先走了 一天她闺蜜给我电话说 要我帮忙去火车站送她 她说给师姐说了 借我用用 我就心想 哼 又不是床上用 不过我还是屁颠屁颠过去了 男人就是贱 面对美女都一样
还有半年就毕业了 她收拾了一大堆东西准备带回家 我跑到她宿舍的时候 她还在睡懒觉 约好时间点都忘记了 那时候她的舍友也已经回家了 就她一人 她穿着睡衣就给我开了门 冬天宿舍暖气很足 她穿了件紫色的薄睡衣裙 下面光着两条大白腿
不得不说她腿型很好 笔直白皙腿长 特別是小腿 很好看 她奶子沒穿胸罩 睡衣里套了件小背心 胸虽然不大 但还是隐约若现 她的行李箱打开着 衣服杂物有的就当袋子上面 还沒装进去 之前我也来过她宿舍几次 修过电脑之类 总是被她的不收拾东西的习惯折服 相处师姐简直是有强迫症 东西收拾的规规整整 真佩服师姐怎么跟她关系好的
我的眼睛不时瞟她几眼 从奶子到大腿 来回扫视 当时真想把她扒光了一顿抽插 她还沒洗漱 不过还是很耐看 美女就是素颜也是美女 她就懒懒对我说 这么早啊 我说昨天不是说这点走吗 她说不着急 火车还有两小时呢 我说打的去火车站还得四十分钟呢 我是留足时间的 她就说那我收拾下 顺便帮我把东西规整吧 我说好吧
我看她又开始爬上上铺 光洁的美腿从睡裙里露出来 小巧玲珑的屁股隐约可看 内裤很小 就在我咫尺之间 看的我血脉膨胀 我当时鬼使神差地就拍了下她臀肉 弹性真好 手感不错 手拿开的时候顺势摸了下大腿 她说你幹嘛 我就嘻嘻说你走光了 内裤黑色哦 她就白我一眼 说早知道你很色 跟你师姐在宿舍里不安分 我都都听到过 我说哪有 乱说 我还是处男呢 说罢报復地又拍了她大腿一下 她就回敬我一脚 她当时站在床梯上 腿一踢 她就后悔了 黑色小内裤从裙子里露出来 蕾丝的 包裹着白皙的臀部 她踢完就尖叫了一声 我就说我可全看清楚了 你再踢几脚吧
她有点害羞 就不说话 上去把床铺简单收拾后卷起来 就下来了 然后对我哼了一下 就抱着衣服去了卫生间
她在卫生间洗漱时 我就把她杂物放进大袋子里 看她行李箱里一件蓝色蕾丝丁字裤 不禁拿出来放鼻子上闻了闻 一股洗衣液伴着女性荷尔蒙的味道 挺好闻的 我趁机把它偷放进我的口袋里 那种做贼似的 紧张要命
收拾完毕后 听到她在里面换衣服的声音 一会又听到稀稀疏疏的撒尿声 和卫生间马桶沖水声 我渐渐硬了起来 幻想着她小便的样子 突然她开门出来 拿她的化妆品 已经换成裙子 裤袜装束了 虽然沒有大白腿了 但配上丝袜 真是身材惹火
她返回卫生间 开始打扮 我当时精虫上脑 就来到她身后 轻轻揽住她腰肢 把她抱紧了 我嘴巴迅速就吻上她的脖颈 她喷了香水 闻到淡淡的 但很好闻 我下身硬挺着顶到她臀后沟
她身子明显颤动了一下 小声说你幹嘛 快放开我 我们不可以 说着就挣脱起来 我不说话 双腿夹住她侧身 直接就吻她唇 跟她舌吻 她一开始使劲反抗 又怕鬧大了被人发现 所以渐渐放弃抵抗了 我继续挑逗她的舌头 她不闭紧 也不主动 任我吮吸
我的手从她衣服里伸进去 摸上了她的胸 很粗糙地揉着 她后退着靠到墙上 说你轻点 弄疼我了 我把她上衣撩起来 低头含着乳头吮吸 她渐渐的唿吸急促起来 我的手继续下行 ………
从她裙子里伸进去 绕道臀后扯着她丝袜就向下边摸边脱 她有点情动 配合地分开大腿 我的手伸进她内裤就揉到她的菊花 私处花瓣 她刚上完厕所 不知道是尿液还是爱液 我揉捏了几下 就食指捅了进去 扣挖不停 她身子慢慢瘫软 我解开腰带 拉开裤链 掏出傢伙 将她丝袜内裤一干褪到脚下拿出来 搬起她一条大腿 硬挺着插了进去 怎么说呢 她屁股不大 但圆润挺巧 下身挺禁致 但不如师姐那么紧 可能缺乏锻炼的原因
我一边抽插 一边亲吻 她也主动跟我舌吻起来 我也沒有怜惜她的意思 每次进出都很用力 心里想着要操死你再说 几分钟后她就呻吟起来 紧紧抱住我 挺着下身迎合我 紧要关头 她说不要射在里面 她危险期 我不理她 继续操动 最后内射她里面 她当时虽然还沉浸在高潮中 但眼角流出泪来 后来她说我一点都不怜惜她 只是想上她 我看她哭了 就松开她 整理衣服出来了 她上了下厕所 就整理好衣服说 我们走吧
我不敢看她 就把她行李拿好 一起下楼 走到校门叫了计程车 送她去火车站 一路无语 到了车站 买了站台票送她进去 上了火车 我说我走了 她不作声 我刚要转身 她给我一个拥抱 轻轻说 好好对xx 我嗯了一声 然后走了
开学后 我们见过几次 她很少调戏我了 对我忽冷忽热 就这样一直到毕业………
她走后 我一直很担心 给她电话不接 短信不回 直到过年时 给我回了拜年短信 我一直担心她危险期怀了怎么办 后来她告诉我回家就去药店买毓婷了 自己一个人尴尬的要死 真是恨死我了 我一直给她道歉 男人脸皮厚点 会哄人还是有作用的 最后还是原谅我 不告发师姐 其实我也觉得她只是吓唬我 不过开学后 见到师姐恩爱时 她突然问我闺蜜最近怎么了 感觉怪怪的 还问我是不是我欺负她了 我说哪敢招她啊 只有她拿我当苦力的使 她东西太多了 送她上火车可累死我了 师姐说道你还不是很乐意当人家拎包的 別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 男人都贱 我就继续哄师姐 这一页就算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