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红色日志系列1-9

红色日志系列1-9

【红色日志】之一:第一次摸女孩奶子——那女孩被痒醒了
【红色日志】之二:第一次插屄:沒有快感只有痛
【红色日志】之三:我与老婆的第一次:触电和指交
【红色日志】之四:我婚后的第一个情人:袁姐
【红色日志】之五:我第一次找按摩女:为原创体验生活
【红色日志】之六:我上的第一个良家
【红色日志】之七:记我真实的「换妻」经歷(独此一次)
【红色日志】之八:我的第一个「良师益友」洪二姐
【红色日志】之九:我和表姐与闺蜜
————————————————————————————————
【红色日志】之一:第一次摸女孩奶子——那女孩被痒醒了
我第一次偷摸女孩子奶子时才13岁,被我摸的是一个18岁的女孩子。她
姓洪,是我家房东的二女儿,比我大五岁,我平常叫她二姐。
二姐人很漂亮,沒读多少书,从小帮母亲照店卖东西,好色的男人都背地叫
她「洪西施」。我那时还小,对女孩子漂亮不漂亮不怎么在意,就喜欢看二姐那
对奶子。可能女孩子的发育给男孩子的第一直观印象就是乳房的突起吧,所以我
一直对二姐那对圆圆的、挺得高高的乳房感兴趣……是硬的还是软的啊……手感
舒不舒服啊……摸起来是什么滋味啊……很多的不知道的好奇笼罩着我年幼的心
灵,我几欲为止痴迷得茶饭不思。
那时,我家租在洪家的二楼住,房间的面积仅9个平方米,到热天楼上很热,
我就到楼下巷道摆块凉板睡.那巷道再向下一层就是洪大姐的房间,那是个结了
婚又离了婚的年轻女人;巷道的平层就是洪家的店面,洪二姐就睡在店面裏。店
面和巷道之间有道门,可是坏了,沒有修理。可能他们都觉得我是个小孩子,还
是红领巾,店面大门关着也安全,就都很放心,洪伯母还与我爸妈开过玩笑,说
我在巷道睡是为他家店面义务守门。
可就是我这个义务守门的小孩那几天总睡不安稳,我竟然做出了「监守自盗」
的事情,我偷的不是洪家店铺的商品,是去偷偷的摸了睡在店面裏的二姐的咪咪!
那一晚,我觉得二姐睡得特別香,从沒法闩上的门裏传出她均匀的酣息声,
我都忍耐这种诱惑好几个晚上了啊,我年纪虽小可是个早熟儿,实在是忍不住了,
就想,我只进去摸摸她的乳房,她睡得这么香,这么沉,一定不会被我弄醒……
于是我就色胆包天的摸了进去。那是热天,二姐睡觉沒带乳罩,只穿了件小挂挂,
很容易就被我捞了起来。接着月光,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女孩子的乳房,
我好激动啊,就颤颤巍巍的用手去摸,先是很轻的摸,二姐的唿吸依然很均匀,
那乳房软软的很有弹性。后来我对两个乳头又感了兴趣,就用手指去按,一按竟
被吓了一跳,看似圆圆的,怎么一按就陷进了乳房裏去?这时我见二姐还沒醒的
样子,就鬼迷心窍的用舌头去舔了,才舔几下,二姐就「睡?……你是哪个?」
的问我。我顿时间吓呆了,第一反应就是逃,我不敢回答,就弯着腰熘出了门
……
后来很喜剧的是,我逃到二楼门口,我爸出来捉住了我,他高度近视,根本
沒看清我是哪个,后来看清是我,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我正上楼,下面店面
裏发生什么我也不知。底楼的洪大姐也出来证实,她看到一个黑影从通道的窗口
跳了出去;洪二姐也说那人个子比我高得多,绝不是小弟(洪家姐妹都叫我小弟)。
我当时也很纳闷,那晚有月光,她们应该看清了我,怎么都……不过我很感激她
们沒指着说是我,使我沒被爸狠打一顿。再后来,我才明白了她们沒戳穿我的原
因……不过那与我第一次偷摸女孩子的奶子的主题无关,就不赘述了。
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偷摸女孩子乳房的真实经歷,虽然受了很大的惊吓,但的
确摸的好爽。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摸女孩子咪咪,女孩子会被痒醒的!
【完】
【红色日志】之二:第一次插屄:沒有快感只有痛
作者:J.D
这个主题帖,就要接着【红色日志】之一的主题帖说了:之一的主题帖是我
偷摸洪二姐的咪咪,二姐被痒醒后,我逃到二楼门口被我爸捉住,可洪家两姐妹
都向我爸证实不是我,洪大姐说,她看到一个黑影跳窗而逃(洪二姐与此主题帖
暂无关系略过不表),我当时还非常感激红大姐呢,后来才知道,洪大姐替我打
掩护的代价好高好高!
大约是我偷摸洪二姐咪咪之后一个多星期的一天下午,洪大姐把我叫进她在
楼底下的房间裏。
那是大热天,我在放暑假,她那楼底下的房间特別凉快,我有时也去洪大姐
房间外面的过道乘凉的。我那时13岁,很喜欢体操,尤其喜欢打粑壁、拿顶和
下腰。她楼底下房间的前面是个杂件屋,我常在裏面打倒立,洪大姐沒事也喜欢
来看,那时我人小只穿着短裤,倒立时短裤就往腿丫垮,好几次,她都看到了我
短裤裏的那东西(是后来洪大姐告诉我的)。
洪大姐是个离了婚的女人,她当时23岁,现在想来很年轻,但当时我觉得
她是个很大很大的女人。她人很漂亮,但体态比洪二姐要丰腴些,我当时虽小,
就不喜欢丰腴的女人。她是什么原因离的婚说法不一,说法最多的是说她老公性
无能。
洪大姐把我叫进房间关上门,她对我说:「你那晚上的事我都看到的,你怕
不怕我告诉你老爸?」我一个小孩哪经得她这么骇,就像坏孩子在老师面前直认
错,求她別告诉我爸。洪大姐说:「不告诉也行,你不就想摸女人的咪咪吗?我
这裏也有啊,你就给我摸摸吧」。说着,她就捞起了衣服。
我那时小,虽然想摸女孩子的咪咪,但手法很单调,只知道捏,自己觉得很
舒服,可洪大姐觉得很难受(现在想来是她性欲起来了,只摸咪咪不插屄难受啊),
于是她就挎下裤子,就我插她的屄。我那时也知道女人有屄,但沒见过是啥样子,
一看,吓了一大跳,哇,那么大的口口呀(这是当时真真实实的第一印象)!怎
么插,自己更一无所知。
是洪大姐教的我,把鸡鸡对准她的口口这么戳呀戳的——我戳了,但很沒意
思,我那时鸡鸡还小,还沒长毛,还包着皮,一戳就痛;洪大姐的屄屄肉头很厚
实,我自己觉得鸡鸡已经戳进去了,可她却说我还沒有戳进去——若干年后我才
听有经验的朋友说,包皮未翻根本插不进去!
这就是我第一次插屄的经歷,这第一次我真的吃苦了,沒有快感只有痛,我
对洪大姐唯一满意的就是她每次都先让我摸她乳房吮吸她咪咪!
【完】
【红色日志】之三:我与老婆的第一次:触电和指交
我与老婆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并且同桌,刚入学她很「欺负」我,桌子上画
条「三八」缐,我越缐就打我的手肘。我想她是以此来引我留意她吧,其实一入
学我就注意她了——她人漂亮,能歌善舞,有她在身边,我上课就特別不专心。
我与她明确交往关系多亏了学校的运动会,班上男生是菜鸟,比赛全靠女生
拿分。她跟我一样很爱运动,女子800米成绩应该进全校前8的,可我们都要
她保8争5,她就对我说:「那……你来陪我练」。她都点将了,我还能软蛋?
要我陪练就陪练!
我是个多面手,自诩是石狮子的屁眼——门门儿有点,就是不深,可这样都
会点的男生貌似很受女生欢迎(当然还有长相等要素)。一个多月陪练(其实是
训练她)下来,她竟然得了全校女子800米第三名!从那以后,她就对我事事
有点依赖性,我也很快pass了其他女生,专心与她交往起来。
1、第一次「触电」
我训练她这么久,从来与她沒有过肢体接触(这与自己心裏有鬼有关吧,怕
肢体接触过早暴露了狼性?),后来有一次下晚自习后我送她回家,他家底层的
路道灯坏了,我就藉故怕她摔跤去扶她双肩,当时是冬天还穿着羽绒服呐,她竟
然浑身惊颤,虽然那惊颤一纵而逝,可那剧烈的,从我指尖传到我身上,我顿时
就像触了电,双手放都放不嬴!
现在我们夫妻每每回忆起来,我老婆都说那是第一次异性触摸她身体,我也
完全相信,那惊颤是发自一个少女的本能反应,不是有过肢体接触的女孩子能装
出来的!呵呵,对这个情节,我们至今都记忆犹新!
2、第一次「指交」
交往日久,关系越深,我的索取也越来越多,我老婆很传统,可也经不住我
的软缠硬磨,到她家沒人的时候,我就会亲吻她,抚摸她(遗憾,这些都不记得
第一次的情景了),还想与她发生性关系,可她怎么都不肯,说要等到我们结婚
……天啦,结婚?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于是,我就退求其次的对她说:「你身
上哪里我都摸了,就还有下面我沒摸过,你就让我摸摸行不行?」她可能被我先
亲的摸的有点那个了,就答应了,但不许我脱她小裤裤,只能摸摸不能看!这我
都答应了。我的手从她小裤裤的开叉处伸进去,就像盲人摸象那样,先摸到她的
耻毛——不多,很柔软;再摸到阴阜——光洁,很肉感;再向下,她就扭捏,不
许摸了。我又好磨歹磨的央求她,呵呵,她就是心软,说只许我摸进去一点点。
其实,我从13岁到15岁就见过女人的屄屄,但就不知道女人的屄屄是不
是一样的,并且,也沒用手指戳过。这一次,我摸的很仔细,那嫩肉嫩的像缎子,
有点黏黏的,摸到洞口时,感觉有了水(爱液),滑滑的。我的食指手指才嵌进
去一个指关节,她就在哼哼了,但她沒说是痛还是兴奋;再进去一节,感觉手指
被咬得好紧,她还是沒说话,但哼哼的更大声。当我食指全塞进去时,她叫了,
还说:「我只叫你摸进去一点点,你幹嘛要摸这么深……」。
这时,我的手指触到了她裏面的肉球,那嫩的,我都不忍心去触顶。于是,
我就开始抽动手指,慢慢的在她那紧仄的下体裏小范围的滑动,虽然有水(爱液)
的润滑,但手指动起来还是有些费劲……自那以后,「指交」就成了我们的必修
课,老婆至今还经常打我的食指,说它是骚手指,还开玩笑说,要不是这骚手指
(破了她的身),她还要认真考虑嫁不嫁给我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