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哪吒同人(01-04)

哪吒同人(01-04)

第一章



摘星樓上放狐歸山,再到封神榜揭,偶下凡塵,卻被妖氣暗汙的混天绫暗算

得手,毛茸茸的狐尾得意地拍打起少年的屁股,妖精應是想要再陪少年玩玩,而

不是爲舊恨報仇。



她纖白修長的粉指在哪吒倒映月光般的潔白脊背上左右遊移,桃紅的動人唇

畔勾出一抹邪媚弧痕,假死在摘星台後的數年,曾經母儀天下的狐美人從未如今

日這般雀躍。



「你殺了我吧!」少年敏感的肌膚在暧昧的夏夜中不可見地微微顫動,扭過

頭來,一張秀美絕倫的小臉滿是屈辱的絕望。



「殺了你?」停下了勢在必行的調戲,食指緩弄三太子光潔的下巴,她再度

彎起柔唇,「啧~ 如此動人的姿色,未免也太浪費了。」



說罷,妲己隨手從一旁的深口圓底花瓶中抽出一根長翎的羽毛,柔軟的絨毛

在蓮掌的牽動下于囚徒的背部拂來落去……于是,一陣又一陣騷癢開始撓弄著哪

吒的神智,不知爲何,本來微冷的空氣似乎變的火熱,還是燥熱的根源本就發自

內心?



「小東西,你知不知道你的觸感好像牛奶色的絲綢,真叫姑奶奶我著迷啊~ 」

調情的話語伴隨芬芳的呵氣在奴隸的耳旁厮磨。下一刻,他感到自己的耳垂被一

團濕軟包圍,刹那間,不禁全身打了個激靈。



「小東西,你很敏感喔……」妖冶歡喜,妲己順著媲美白瓷的脖頸仔細吻下,

贈給他一路粉紅的濕滑痕印。



「不要!」托塔天王的兒子終于驚慌叫喊,奮力掙紮,可得到的回應卻僅有

鐵鏈吝啬的碰撞,渾然不知自己蠕動的雪白身軀在玫紅牙床上獻給妖姬視覺上多

麽大的妖豔魅惑。大概也隻有當年我親自魅惑商王的時候有這份姿色吧~ 不無得

意的淺笑在狐精嘴畔綻放。



「小東西,不要弄傷自己哦……」瞄了一眼被鐵環摩擦得發紅的手腕,風騷

別緻的女子似乎並沒有幫助解開的打算,醉人鳳眸閃過可比飛瀑的潮欲,紅酥手

不再遲疑,急不可耐地掰開白嫩高聳的臀瓣,讓慣于羞怯的菊蕾赤裸裸的展示在

她的舌下。



「不……」喉間發出絕望悲鳴,緊閉的雙眼奔流羞恥的淚花。



「唷,怎麽就哭了,姐姐會心疼哦……寶貝,讓我來好好調教一下,讓你知

道什麽是極樂……」挑著勾人的語調,美人低下頭,伸出舌苔,細膩留情,舔拭

按摩皺褶的處子漩渦,一圈之後又接一圈……



異樣的濕軟酥麻沿脊柱送達靈台,少年細白的皓齒緊碾唇瓣,抵抗那一波又

一波足以讓他淪入地獄的刺激……「不,不要!……你,你不能……哦……」哪

吒睜大猶含淚水的雙眸,不敢置信那濕軟的誘惑居然穿透他再度墜入凡塵的肉體,

刺入了他溫熱的內壁,旋轉、跳躍、碰觸……那!那是妲己的嬌舌!……此刻精

神和肉體的雙重刺激讓尚是處子的他不禁松口,把最真實的感受輕吟出來。



「寶貝,叫得很動聽嘛~ 」調笑間,妲己擡起散漫青絲的發首,一道水亮的

銀絲銜接起桃色的唇彩和白皙的臀溝。一隻手穿過被鐵鏈分開的大腿根部,一把

握上了硬挺的火熱。「你也滿有感覺的嘛。」



「我……」少年恥辱地漲紅臉,爲雄性的生理本能爲魅惑的狐妖輕而易舉地

利用這一事實而自我厭惡著。



尤物的卓絕技巧在此刻徐徐施展,一手兩指節奏分明地揉動起少年青筍似的

要害,溫柔地播撒名爲情欲的火種。另外三指逐個撥動兩顆玉丸,令它們在少年

股間不斷雀躍。「不……哦!呃!啊!」少年如風箱般喘著粗氣,難以抑制地聳

動結實的腰部,將雪白的臀瓣送到妖姬的唇旁。



妲己俯下淑乳,靠住白嫩的香丘,靈舌繼續向後庭噴吐愛的汁液,手上的榨

弄絲毫沒有停頓。乳汁亦從乳鴿處微流,濕潤了少年的方才開墾的雛菊。



欲擡欲上,愈來愈快,哪吒感到自己如示威的貓咪弓起身子,層然疊起的快

感漸漸累積成一柱擎天的高潮,就要在狐妖布置的溫柔鄉頂釋放……



然而,妖姬的撫弄嘎然而止,收緊的手掌握住兩蛋,小氣地壓抑住他即將傾

瀉的欲望!~「不……要……(停)」在求愛的卑微請求脫口而出前,少年終于

在一片迷亂中找回了僅存的一絲的理智,挽救那巍巍可及的自尊。



「不要急,我的小貓咪,姐姐和你要慢慢來……」掰過少年那可笑的面孔,

注視著被情欲沾透的绯紅秀臉,妲己的笑更加傾國傾城。



一旁早已打開的小盒中,大團的軟膏塗抹于兩隻靓麗的柔荑,連指尖紋路也

不曾放過,而後蔥指便挨個戳進攻占了那等待填充的菊蕾……



哪吒皺起眉,冰涼的觸感暫時緩解方寸的火熱,紫金的明眸恨恨瞪向身後的

禽獸,深知自己逃脫不了妖女的調教,少年悔恨當日那可悲的婦人之仁。



現如今,修長的手指先是沿著皺壁輕揉,讓費力抵抗,依舊漸軟的菊蕾張開

誘人的小口,狐妖的一根中指撫著冰涼的藥膏輕松探入幽穴,立刻被濕熱的肉壁

充分包裹住……仿若侍妾含住主人的寶具般乖巧……



「哦,寶貝,你好緊……」妲己一聲長歎,卻並爲停止行動,揉弄、碰觸、

磨蹭,藥膏忘情攀附在少年肉壁之上……喚醒他肉身更爲猛烈的獸欲……



「接下來,就讓姐姐和石矶娘娘一並責罰你吧。」

















第二章



「石矶?」熟悉的名字將幾欲飄走的少年郎拉回現實,回憶從沈沙中上浮,

現于靈台波面,徐徐搖擺。



燒盡的灰,被女娲舍棄的七彩石,不詳的瑕疵。



尚且頑劣的童年,偶然的初遇,禁忌的片段,冷酷的師傅,痛與重生。



舒張的腹部踏上一隻膚色青暗的纖足,大拇趾以其精妙的旋轉逗弄肚臍。



「你……比以前白了許多……」少年的陳述換來微妙的沈默,腳心貼緊胸肌,

一路遊移,肚臍,上隔,茱萸,咽喉,沿這如塔的長腿仰望,輕折的姿態恰好能

讓哪吒瞥到塔頂的風光以及主人的容姿。



「也虛弱了許多……」把另一發現咽進被趾甲磨蹭的喉嚨?,裸著的軀體一

陣顫動,原是妲己不知何時托起了兩粒玉丸,爲雄性的寶具套上一隻金黃的圓環

……「暫且就讓小寶貝的菊花寂寞一會兒,好好消受一下欲女膏的滋味,至于這

枷鎖……」邊說邊敲,震得內?的長槍勃脹發青,美人素手輕摁哪吒的會陰,歡

顔而笑:「這可是你那件被天葵汙透的乾坤圈變的喲~ 若你的犟驢若掙得開~ 姑

奶奶就允你中出這?喲~ 」



還不等欣賞狐妖的風情,石矶胯過少年頭顱,一對蓮掌,芊芊十指將之托舉

置于柔膝之上,清涼的大腿和少年的散發相得益彰,細聲道:「月遊星君上的那

座分身早讓天庭洗盡了神智,本宮也爲你備置了一件,這回沒人再回來救你的,

放心吧?」



「那是~ 小寶貝的蓮花法身遭了琵琶,雉雞兩位妹妹的桃花瘴,這才把他的

元神鈎出來,再附到這具身子上,當日斷臂開腹,以孝父母,這等肉身可是被姐

姐費心修繕,好好保存了起來,以備日後不時之需呢~ 」



妲己妩媚現出毛絨絨的狐掌,勾眼挑眉,香唾自嘴角流出淌在掌心,翻手抹

在少年槍身上,自下而上,一撸到頭,五指來回翻弄,指甲撩撥馬眼。「那麽大

……李靖那呆子不會是嫉妒你們母子情深……才……



「你休敢胡說!」被觸及底線,哪吒擡胸暴喝。



卻頂到了頭上石矶娘娘豐碩的山巒,熟悉的乳香劈頭打來,身子熟練地痙攣。



「向妲己醬承認吧~ 還是要本宮把那會兒的糗事那捅到你的腸子??哦~ 這

可不行,你的屁眼還需要被放置一會兒~ 」蔥指繞起少年的頭發,艱難移開雙峰,

下伏的妖姬閉目親吻玩物的額頭,呢喃著古怪的言語,似命令,又似調笑。



「我……我和石矶娘娘才是……母子情……情……深……深」



「原來他的戀母情節是你呀~ 石矶娘娘~ 女娲還從來沒向妲己說過此事呢~ 」



「女娲!」方寸閃過驚雷,哪吒方才意識到真正的背後推手。



下三妖,滅商朝。



似保人族氣運,實則以妖道牟利。



偏生瞞得住天庭!



難道說!



「是的,你可不是第一個……」妲己的舌尖滑過會陰,戳動兩處子孫袋來回

碰撞。



「也不是最後一個……」石矶接道,動情地吻下,兩舌相交,傳遞模糊的信

息。「彩雲走後,本宮座下又有了一位仙童,這次,我們會玩得更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