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新居(1-3)

新居(1-3)



(1)



天朗氣清,打開窗戶,涼風輕輕的吹著髮絲和衣裳,少霞穿著白色小背心和

碎花短裙,站在窗前,閉上眼睛,享受著新居的新感覺。搬離春輝的家,不必再

時刻受到騷擾,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了下來。



一切都很好。



忽然,一雙手從後伸出,輕輕摟抱著少女不堪一握的腰肢,「在想什麼?」

阿非把頭埋在少霞的頸側髮絲中,貪婪地嗅著少女身體的香氣。少霞微笑著,沒

答話,向後倚著男友的腔膛,暖暖的體溫從後背傳來,令人很安心。



一切都很好。



只是,她喜歡得太早了。男友可不識趣,抱腰的手向上伸,在豐盈的乳房上

玩弄起來。



真掃興!少霞皺一皺眉頭,輕輕推著他的手。剛才溫馨的氣氛被打破,餘下

的是男友的慾望。



「非,不……」少霞不想拒絕男友:「這裡會給人看到……」



「啊……這……」聽起來有點失望的聲音。



「這樣便不會給人看到啦!」聲音又變得積極起來,男友每有怪主意,便會

很醒神。男友抱著少霞一轉身,變成男友背向著窗,她也背向著男友,身體給男

友遮擋著,外面的人便看不到了。



男友的手可沒有停下來,輕輕解開少霞的小背心鈕扣,並伸手入上衣內,推

起胸罩,溫柔地搓弄著她雪白豐碩的乳房,把玩著淺褐色漸硬的乳尖。「啊……

啊……」少霞忍不住發出嬌喘。住在這裡,不怕驚擾到房東,可以放心的和男友

親熱。



男友慢慢地解下少霞的胸罩,潔白無瑕的上半身在薄薄的白色小背心中半遮

半掩地露出來,在早上的陽光中,更覺嬌嫩。在男友的搓揉下,少霞身軀漸漸發

熱,瞇起眼,陶醉在男友的撫慰中,好舒服。



一會兒,男友把少霞轉過來,低頭輕吻著她白滑額頭和鼻樑,舔著柔軟的香

唇,在小嘴內玩弄著小舌尖,再由微紅的臉龐吻至嬌嫩的粉頸,慢慢到性感的鎖

骨及白滑飽滿的胸脯。



「非……很舒服……啊……多一點……啊……」少霞閉起眼,挺起腰,把男

友的頭緊緊地抱在胸前。



男友彎下腰,一口舔著少霞左邊乳房,一手握著她右邊乳房,輕輕的捏弄著

乳尖。另一手可沒有閒著,撩起少霞的短裙,在幼嫩白滑的大腿上輕撫著,隔著

內褲在陰戶上輕輕撫摸著,不消一刻,少霞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



少霞微微的張開腿,想讓阿非的手指能更深入的去到癢處,只是阿非的手指

一直在肉縫外逗弄著小肉芽,郤不進入。



「嗯……嗯……」搔不到癢處,只覺越來越癢,只得微微的搖著腰,小嘴吐

出輕聲的呻吟,「非,不要再弄了,入來吧!」終於再也按捺不住,少霞害羞地

求饒。



男友微微一笑,伸手入少霞的內褲,在柔軟的芳草上輕撫一會,手指才入侵

著小穴縫,慢慢地進入,再輕輕的抽出,一抽一插之間,享受著少霞小穴的溫暖

和濕潤。



「噢……嗯……」少霞的思念的終於解脫,更緊緊地抱著男友。



「咇咇……」兩人正在享受時,突然,手機發出聲響,驚醒了沈醉中的一雙

戀人。



少霞嫣然張開眼睛,才發覺原本站在自己和窗戶之間的男友,因為低下頭舔

弄自己的乳房,變得不再遮擋著窗戶,自己在窗前裸露著上半身,一對又圓又嫩

的大奶子在窗前搖晃。



「呀」一聲,少霞紅著俏臉,一手拉著兩邊敞開的小背心,另一手拉上了窗

廉,然後轉身整理衣裳,害羞地回想著剛才自己的癡態,不知有否給人看到。



男友抽出手,沒有說什麼,拿起手機,看了短訊,「啊,慘了,今天要遲到

了。」男友匆匆地提起公事包,輕輕地吻了少霞道別。



少霞踮起腳,親了男友一下,輕輕的點了男友的鼻子,說:「小色狼,看你

還敢不敢在早上便亂來。」



男友伸手入她的短裙,再摸了濕濕的內褲,笑著說:「已經濕濕的,很想要

吧?但可不要在家中自摸,等我回來,今晚我們再大戰十個回合。」少霞的臉像

火燒般紅了,打了男友幾下。



二人像新婚夫婦般在門前再糾纏了好一會,阿非才依依不捨地上班去,留下

少霞和她濕了的內褲。



因為明天會去應徵助理工作,是日本人開設的展覽佈置公司,所以少霞打算

今晚在這新居和男友愉快地一頓吃晚飯,明天以輕鬆的心情見工。換上乾爽的淺

色連身裙,少霞懷著愉快的心情到樓下走走,看看新環境,順道買點東西回家今

晚做菜。



「早晨,胡太。」樓下的看更見到新搬來的漂亮女住客邁出升降機,便托起

眼鏡,放下手上的報紙,和少霞打招呼。



「啊,早安,管理員先生。呀……我……我們還未結婚,你叫我少霞便可以

了。」少霞紅了臉,展出可愛的笑容和臉上的小酒窩,靦腆的自我介紹。



「叫我老王便可以了。還害羞什麼,男男女女住在一起,我見得多了。住下

來,還不是變成胡太了?呵呵……」老王說話太直接,少霞有點不懂回答,只得

尷尬地陪笑了。而少霞老是覺得他在說話時,細眼在眼鏡框下不停打量著自己的

身體,嘴邊掛著賊兮兮的笑容,總好像不懷好意似的,於是再說了兩句,便匆匆

地離開了。



買了東西回到家,忙著預備今晚的菜,少霞口中輕哼著,心情輕鬆。



「叮噹……」門鈴響起,是誰呢?



開了門,外面站著一位高高瘦瘦、架著方形眼鏡、有點像文弱書生的男子。

那男子說:「你好,我是十四樓的住戶。我剛收到這個包裹,地址模糊了,我想

應該是送去你這裡的。」



少霞記得他好像叫阿輝,在升降機裡見過幾次,閒談過幾句。阿輝手上拿著

一個長方形的包裹,並以牛皮紙包著,比手掌大一些。



「啊,應該是我的,謝謝。我等了很久還未送來,原來送去了你家。請進來

坐吧!」少霞想起上星期在網上訂購的打蛋器,喜出望外,今晚可以做蛋糕給男

友吃了。連忙打開了門,招呼客人。



「好的。你家人呢?」阿輝進了屋,在廳中坐下來,探頭看了看少霞的家問

道。



「我男友上班了,晚上才回來。」少霞甜甜一笑地說。



阿輝剛搖過這盒子,聽到裡面有點聲音,所以說道:「盒子裡有些聲響,不

知是否裡面的東西摔碎了。」



「這個應該不會摔碎吧?這只不過是……」少霞說著,忽然廚房傳來尖銳的

聲音,嚇了兩人一跳。阿輝聽不清楚她說的是什麼東西,但不好意思再問。



「啊,對不起,你稍等一下吧!」少霞連忙走入了廚房,有些湯滾得溢了出

來,她把火熄掉後,清理一下鍋邊,順便煲水沖茶招呼客人。



「這個你可以拿出來試試呀!」少霞記起阿輝說過他也喜歡煮東西、焗蛋糕

之類,想介紹這打蛋器給他用。阿輝等到她的同意,便站起來,隨她站到廚房門

前,並把盒子打開,郤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少霞背著阿輝站在鍋前,看不到他的神情,並一邊用毛巾清理鍋邊,一邊回

想著訂購的打蛋器樣式,說:「那是粉紅的長柄,握起來很舒服的呀!」



「唔……應該……是的……」阿輝望著盒中的東西,向著少霞的背影回答。



「它上面的頂部可以轉動,馬達很靜,不吵耳,很不錯呀!」少霞回頭看了

阿輝一眼,露出甜甜的笑容和臉上醉人的人小酒窩,然後繼續清理。阿輝看著少

霞的美貌,呆了好一會。



「唔……是……是的……」阿輝尷尬的說,但少霞忙著廚房的東西,沒聽出

阿輝奇怪的語氣。



「我在網上找了很久,相信這個牌子很好用呀!它有不同的轉速、不同的角

度,你可以試試啊!」少霞輕鬆的說。



「我……我……可以試……真的可以試?現在就試?」阿輝有點受寵若驚,

不感相信。



「可以呀!」少霞轉身打開冰箱,彎下腰打算去取雞蛋給阿輝試用打蛋器,

但冰箱裡太多東西,少霞要花了好些時間去找。



「真的?現在?」阿輝真的不敢相信,再確認一次。



「真的呀!」少霞認真的回答道。



阿輝看她彎腰挺起的屁股,心情有點激動,把盒中的東西取了出來,握在手

中。這是一支電動雞巴,粉紅色把手的電動雞巴。阿輝只曾在AV電影中看過的

東西,想不到竟然可以握在手中,而面前的美少女向著自己挺起圓渾的美臀,再

三叫自己試用它。



阿輝心情激動不己,開動了電動雞巴,並想:『唔,這馬達真的很靜。』看

著電動雞巴的棒棒在轉動,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純清美女竟會如此大膽,主動

地引誘自己,慾火已經在他的心裡燃燒起來。



『這種機會可不常有,這是她要求的,不管了。』在他眼前的少霞,已由最

初的清純美少女,變成了專引誘男人的小妖精了。



他深深吸一口氣壯壯膽,然後走到少霞背後,一把撩起少霞的裙子,看著她

粉紅色的薄薄的綿質內褲,包裹著圓渾豐滿的屁股,充滿著誘惑。因為少霞彎著

腰,陰戶緊貼在內褲上,呈現在屁股之間,阿輝看得呆住了。



阿輝雖然也有女友,但樣貌及身材哪比得上少霞。他平時在家中上網看色情

電影,最喜歡看住家少婦勾引送貨員那一類,想不到今天竟然給他遇到,阿輝不

其然代入了那些色情電影的角色裡。



少霞感到屁股一涼,還未弄清楚狀況的時候,便有東西插入了小穴中,在裡

面翻滾著,心中一驚,小穴自然地縮緊起來。然後回頭一看,見到阿輝在身後握

著不知從哪裡弄來的電動雞巴。



「噢~~呀~~你……你……你幹什麼?呀~~呀~~停……停……停……

呀~~不……不要……」突然而來的深度襲擊,在少霞的小穴中亂闖,令少霞心

中大亂,小穴有點痛,也有點酥麻,她左右搖著屁股想躲開,並推開阿輝的手,

但見阿輝握著那東西在追弄著小穴,想逃也逃不了。



「你不是叫我試用它嗎?」阿輝兩眼通紅,目不轉晴地看著她左右搖擺著的

白滑美臀和稀疏芳草間露出的鮮嫩的小穴,一切都像在引誘著他,要他再狠狠的

幹下去。



他顫抖的手握著電動雞巴,向著少霞的嫩穴一插到底,拔出,又再插到底,

重覆的動作已經停不下來了。另一手在柔軟白滑的圓股上輕撫著,享受屁股輕柔

的彈性,阿輝的雞巴已經發硬了。



「呀~~呀~~」少霞想推開阿輝的手,但敏感的小穴被插入,全身已經沒

有氣力逃走,只得伏在冰箱門上扭著腰呻吟起來。想不到外表斯文的阿輝,現在

郤變成野獸般,少霞有點後悔邀請他進來。



「呀~~痛……阿輝……呀……停手……痛……不……呀……你做什麼……

呀……」少霞俏臉通紅,喘不過氣來。在沒有前戲下,少霞的陰道有點乾澀,但

電動雞巴不顧一切,狠狠地在裡面轉動、磨擦。